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启修仙纪元 > 第1513章 你们会很痛苦

第1513章 你们会很痛苦

    随着魔君残念的涌入,高歌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冲击着自己体内的经脉。

    “咦?这……这怎么可能!”躲在高歌体内的魔君残念这时候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星辰……”

    高歌立刻意识到,这个冲入自己体内的残念是已经看到了星辰树。

    “好大的手手笔……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听着黑雾魔君说话的语气,仿佛整个人都陷入了颓然和绝望中。

    “能够有这么大手笔的人,除了他,也没别人了……哈哈哈哈哈!可笑,可笑!我本以为,你们是意外来到这里,现在看来,反而是我想多的,这一切都是注定的……肖遥!我都已经只剩下一丝残念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为什么!”

    高歌微微一怔。

    什么意思?

    听黑雾魔君的话,好像自己体内的星辰树,和那个叫肖遥的强者,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此时此刻,高歌心中有一万个疑惑。

    只是此时,身体主控权已经被残念争夺过去,他暂且没办法抢回来,也没办法发问。

    “哈哈!就算此子,是你选中的人,那又如何?今日,我就要夺他的舍!”

    可还没一分钟的时间,黑雾魔君的声音又带着一阵惶恐。

    “不……不要!不要!”

    “仙骨……”

    “……”

    黑雾魔君的声音,逐渐消失。

    高歌开始重新掌控身体。

    可他压根就不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那个时候,他是被挤下线的。

    和之前仙骨残念夺舍的时候不一样。

    这一次,高歌更像是被直接关进了小黑屋里。

    在鬼宗的那一次,高歌好歹还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那个魔君呢?”高歌问道。

    “被仙骨吞噬了。”器灵对高歌说道,“特么的,吓死宝宝了,一个魔君残念竟然闯了进来,我差点就以为我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被仙骨吞噬了?”高歌吃了一惊。

    怪不得最后关头,黑雾魔君还扯着嗓子说了句仙骨。

    这时候,他迅速去查探星图中的仙骨。

    从外面上看,仙骨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如果非得说有变化的话,那就是仙骨上面萦绕着一层血红se的光芒。

    但是,非常微弱,如果不注意查探,根本发现不了。

    可高歌又有些疑惑。

    这个仙骨,为什么会吞噬这个魔君残念?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仙骨忽然

    爆发出了一道光芒。

    他微微一怔,整个人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

    体内的神识,在这个时候自主转动起来,并且,覆盖了周围区域。

    “咦……”

    ……

    秘境内。

    接二连三干掉了不少国外势力,龙阁所有人都是精神高涨。

    对他们而言,那些人都是敌人。

    而且,如果这一次,他们对这些人手下留情了,那么下一次,他们亦或者是同伴,就有可能死在这些人的手上。

    不过,龙阁以及星辰宗,皓月仙宗所有人都没有休息的时间。

    天龙等人又交代了任务。

    寻找高歌等人!

    天龙他们,现在也是慌得不行。

    虽然现在还是晚上,但是从时间上来看的话,其实,时间已经过去有一天的时间了。

    只是这里时间流速太慢而已。

    这么长时间,高歌等人还是没有回来。

    他们才不相信,高歌是迷路了。

    毕竟,高歌又不是周鞠……

    找不到高歌,天龙等人的心就悬了起来。

    虽然他们相信,以高歌的实力在这秘境中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可看不到高歌,难免还是有些慌乱。

    孟静岳新城等人,最为迫切。

    虽然没有立刻找到高歌等人,但是他们却找到了茅南北,苟东西等人。

    从他们口中知晓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岳新城赶紧问道:“那个祭坛呢?在什么地方?带我去!”

    茅南北赶紧点头,并且走在前面。

    他们又不是路痴,之所以跑丢了,还是因为周鞠带的路。

    等到了地方,岳新城等人围着祭坛转悠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奇异之处。

    “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岳新城问道。

    茅南北想了想当时的场景,然后说了一大串,结果将岳新城给说懵逼了。

    “你能不能稍微阻止一下语言?”岳新城黑着脸说道。

    这个要求,还真是有些为难人了。

    茅南北又不是刻意为难对方……

    苟东西叹了口气,简明扼要道:“之前祭坛发光,高宗主和周师兄就进去了。”

    “你看,这么说我不就懂了吗?”岳新城一副恍然大悟的神se。

    茅南北说不出话来。

    他觉得,苟东西这么说非常不准确,其中很多重要信息都被忽略了。

    当然了,那些被他认为被忽略掉的信息,其实真让他说,他也说不明白。

    从苟东西的口中得到信息后,岳新城围着祭坛转悠了一圈,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苟东西站在他的身后,始终低着脑袋,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岳副宗主,王绪是就为了我们死的。”

    “这个你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苟东西微微一怔,咬着牙,双拳紧握。

    “岳副宗主,您是不是都不知道王绪是谁?”

    “我们星辰宗的弟子。”

    “除此之外呢?”

    “不知道了。”岳新城转过脸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苟东西先是盯着岳新城的眼睛看了一会。

    其实他很想质问岳新城,对方是不是只关心高歌的安慰,对于王绪的事情丝毫不在意。

    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似乎是最没资格说出这番话的人。

    毕竟,如果不是王绪救了他们,他们根本难以逃出生天。

    而且,就算岳新城真的无视了王绪,只担心高歌的安慰,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高歌是什么人?

    王绪又是什么人?

    岳新城作为星辰宗的副宗主,又有什么理由对一个普通弟子的死耿耿于怀呢?

    看着苟东西不说话,岳新城转过身,继续研究着祭坛,寻求进入祭坛的方法同时,嘴上又对身后的苟东西说道:“王绪死了,死了就死了,摆在眼前的,是我老大的生死,王绪死了,总不能让我老大也死在这吧?”

    苟东西说不出话。

    “他是好样的,真的,作为星辰宗的弟子,他没给我们星辰宗丢人,你们四个,两个是皓月仙宗的人,两个是龙阁的人,其实不管死了谁,我都不会觉得轻松,因为现在,咱们是伙伴。”

    “啊?”苟东西茫然了。

    “因为王绪死了,所以你们就得活得很累,如果你们没有混出个人样,没有出人头地,没有让这个世界记住你们的名字,那王绪岂不是白死了?”岳新城轻声说道,“带着他的信念活下去,有朝一日,你成为了周鞠那样的人物,成为了蔷薇仙子百合仙子那样的人,受人仰视,被人敬重,那个时候,记得跟他们说,你这条命,是星辰宗一个叫王绪的弟子给你们的。”

    “岳副宗主……”

    “我没有不在意他的生死,但是我也没办法和你抱头痛哭,咱们说句掏心窝子话,我知道王绪是星辰宗的弟子还是从你口中得知的,不然的话,我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咱们星辰宗有一个叫王绪的人,所以我现在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苟东西点点头,岳新城说的这些,他也明白。

    “所以,在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现在我告诉你,对于他的死我很痛心,我很难过,你相信吗?你不会觉得我虚伪吗?”岳新城转过身看着他,如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