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北域之心

第六百七十五章 北域之心

    “唉,我都快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了……”

    事已至此,方贵也只好显露出了身影来,心里未免觉得有些遗憾。

    他像是有点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向着半空里笑道:“小绿、小红、小黑三位道友,你们既然能够猜出我来这里,想必也就知道我为啥来了,那不如咱们打个商量,你们帮着我毁了这尊府的魔山阵势,然后咱们就一起和和气气的回仙盟去,如何?”

    “果然在这里!”

    而一见到方贵现身,那魔山周围,尊府众修与鬼神,皆是神色一冷。

    西荒青年、东土女子、南疆神君三个,也是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冷冷看了方贵一眼,又看向了他肩膀上蹲着的小黑龙,确定了他们皆是真身,这才脸色稍缓,东土红裳女子怫然道:“你肯现身了便好,在南境胡闹的时间也够久了,这便随我们回去,事情还有的补救!”

    “别急啊……”

    方贵笑道:“来都来了,毁了他们这个阵再走!”

    尊府众修听到方贵的话,已皆是满面盛怒,冷冷看着方贵,丝毫不掩目中杀机。

    早先他们也着实被方贵这连番大闹,搞得有些乱了手脚,而在知晓鬼神邪兵的秘密已经露于人前时,他们便也猜到,身为北域修士,定然不会轻易让他们得逞,这一方魔山大阵,也很有可能会被北域修士盯上,于是便不顾一切,急急调谴大军,来到此阵前护住。

    而在此前,他们最为担心的,便是这东土西荒南疆来的三位高手。

    早在海州神玄城内传来的信息,已使他们得知,这三人的实力,简直无法以常理揣测。

    不过,有些让他们意料未及的是,他们才布下重兵不久,这三位便提前来了,本以为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般的大战,却没想到,这三人居然没有与尊府为敌的意思,反而直言其意,便是为了将方贵与龙帝带回去,在此过程中,只要尊府不生异心,他们便也与尊府无意为敌。

    尊府如何能起异心?

    就算尊府心里也确实想要那小龙帝,但轻重缓急,还是很能分得清的好嘛!

    立时便没口子的答应了,甚至还敲订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小事!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尊府便已经从提心吊胆,防着北域修士过来捣乱,变成了心沉意定,悠闲清松的盼着那位北域小圣君尽快出现在这一方魔山之前,自投罗网的局面了……

    所以,这时候哪怕听着方贵当了他们的面要说毁了这方大阵,他们也不担心了!

    初时他们怕的,与其说是方贵,或那小龙帝,倒不如说就是这三个人。

    底层神卫军与普通元婴长老不知。

    他们这些尊主,自然可以得到消息,知道这三位的来历不凡。

    “口口声声,要毁了尊府的魔山大阵,你真以为……”

    尊府众修尚无一人回答,那位碧华神君已是轻轻笑着开了口,声音说着说着,愈来愈轻,最后时口吻却猛得一沉:“……自己有了多么大的本事,也敢驱我们为棋子?”

    喝声之中,他陡然间大袖一甩,天地之间琴弦急动。

    铮!

    无尽法则显化,倾刻间波动到了方贵的身前,将虚空都切成了一段一段。

    方贵脸色顿时大变,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便已是带了小黑龙,扯起了婴啼,急急后退数十丈,躲过了那道道法则的波及,看着自己刚才立足之地,被法则斩出的道道黑色裂隙,他也感应到了碧华神君这一式神通里蕴含的杀机,抬头看向了他,道:“你想要杀我?”

    “你若不坏大事,自不妨留你一命!”

    那碧华神君,森然低喝:“可你这浑帐,卖弄聪明,扰乱大局,连我等已追你到了南境,还敢东躲西藏,耍鬼惑伎俩,真以为有了个天上剑仙做师傅,便无人敢宰了你么?”

    方贵听着他们的话,脸色已微微沉凝。

    东土红裳女子亦淡然开口:“如今南境已乱,仙盟趁势攻入,夺了海州,战火四下蔓延,眼见得大乱便起,此一切,皆由你胡闹开始,而今我们三人仍不取你性命,便已是为你留了余地,你速速说服龙帝,跟我们回北域仙盟,平息战祸,吾等也并非不可留你一命!”

    西荒黑袍男子冷声开口:“回去,或是我们带了你的人头回去!”

    魔山周围,尊府众修听得此言,已皆是眼间一喜。

    起初他们还担心,这三位并非真个只要拿这北域小儿回去,仍然包藏祸心。

    但听到这里,却已彻底放心了。

    而方贵听着他们的话,却也沉默了一会,苦笑道:“那样子,我还真个惹你们生怒了……”

    这话一说,那三位脸上,甚至露出了些荒唐之色。

    这厮直到此时,才知道惹了自己生怒?

    北域仙盟原本安定的大好局面,被他这一步步乱棋搞得乱七八糟。

    以他们三人的超然身份,也被他引入了南境,耍猴也似的跟他后面转了好几天。

    甚至这厮还给自己三人取了外号,什么小黑小红小绿,还说自己三人是护卫……

    到了这时,你居然才知道我们生怒了?

    你哪里来的……

    以他们的身份,这些话自然不会说出来,只是脸色神色,却已变得异常难看,眼底都已有杀机涌动,明显他们三人的怒气也已到了极点,本来在他们的眼中,能看得上的也只有太白宗主,如今会与方贵说这些话,也是看在那小黑龙与天上剑仙的面子,倘若他再啰嗦……

    “确实,听起来好像确实是我耍了你们,你们生气也有道理……”

    方贵在这时候偏又啰嗦了一句,看着他们三人道:“原本你们三个只想好端端的留在北域,好端端的看住这条小龙,结果我跟宗主师伯把你们骗的不轻,看起来确实像戏耍……”

    “但你们想过没有?”

    他说着皱起了眉头,道:“我们只是为了将尊府从北域撵出去而已!”

    ……

    ……

    “嗯?”

    听着方贵口吻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三人皆是眉头微皱。

    迎着他们不善的目光,方贵低低叹了口气,道:“北域修士想干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要求也不多呀,尊府太欺负人了,把尊府撵出去这么点子小事,结果你来掺一脚,他来掺一脚,原本我们可以堂堂正正放开了手脚去做的,结果还得搞得东绕西歪的这么麻烦……”

    “到了最后,居然还惹得你们生气了?”

    西荒、东土、南疆三方小神使,皆面无表情,目光幽冷,不知在想什么。

    “三位,给个面子吧!”

    方贵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他们三个,道:“现在我都已经到这了,别让我白来,我就是要毁了这魔山大阵而已,凭你们的修为不可能不明白,这样的邪阵实在太危险了,搞不好一个爆发,整片北域,都有可能化作魔地,一个凡人都活不下来,修行中人也得逃走,所以我今天既然就只是想把这阵给毁了,你们可以不帮我,但也暂时不要阻拦我可好?”

    尊府众修听着方贵那语调奇异的话,脸色已皆是微微一变。

    天地之间,出现了片刻的沉凝。

    “北域之事,与天地相比,只算不值一提的人间争伐!”

    半晌之后,东土来的红裳女子才忽然淡淡开口:“吾等奉命而来北域,是为了提防那天地间的大乱,一切有可能影响到路……那件事的行径,都必须立时制止,尔北域之人,眼界低浅,如今乱世将至,却还只看着一地一域之争,便如洪水将倾,森林不保,但你们这一窝蝼蚁,却还在为了林中一叶之地,打东打西,荒唐之甚,尤为可笑,我等又如何纵容?”

    南疆来的碧华神君,眉头皱紧,道:“与他说这些做什么,直接打杀了,带回去!”

    西荒黑袍男子,大袖微动,缓缓向前踏出了一步。

    天地之间的气息,顿时变得极为肃杀,阴云低垂,如黄昏降临。

    “你们若是这样说的话……”

    而方贵也缓缓摇了摇头,听到了那红裳女子的话,他便忽然已明白了什么,难怪他们总是显得太过高傲,原来是他们从未将北域修士对尊府的抗争,当成过一件大事,甚至他已隐隐听出了另外一个意思,在他们眼里,这抗争最好还是停了才是,其中更深一些的原因对方没有明说,但方贵也能隐隐猜到几个答案,或是觉得北域大战起了,他们便不好掌控局势?

    又或是说,其他们并不想对尊府逼迫太过,因为尊府有位帝尊坐镇?

    都不重要了!

    “对蚂蚁来说,那片叶子,就是它们要争的天下!”

    “对北域来说,把尊府撵出去,可以轻松的喘一口气,就是一千五百年来的追求!”

    方贵抬起头来,摸了摸小黑龙的尾巴,神色显得前所未有的认真,向那三个人道:“我师伯就是这么教的,我认识的人,也都在为了这件事而出力,甚至不惜送了性命!”

    “所以,我也要这么干!”

    “既然你们三个在这件事上的意见和我们不同……”

    说着话时,他忽然一步向前踏了出去,咬着牙低喝:“那就他娘的让方老爷我看看你们三个王八蛋有多少本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