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850章 当狗用一用

第850章 当狗用一用

    “哎呀您这么说,好像还真有。”二牛仔细想了想,“昨晚我从外头……哦,我路过杏苑,听见一声好急促的猫叫。您也养猫,芊芊小姐就是咱邀景园里的宝贝,所以我听见猫叫就停了下来,凑去一看。”

    “然后?”

    “百合花丛里蹲着个黑乎乎的影子。我刚觉得头皮发炸,芊芊小姐就从花丛里跳了出来,一溜烟儿跑了。然后,花丛里又站出一个人!”

    “看清他的模样没?”

    “没有,天太黑。”二牛摇头,“后来这人跟着猫往西去了,我、我没敢跟上。”

    “哪里的百合丛?带我去。”他这园子养了不少百合,并非都种在一处。

    二牛带路,果然是往东去了。

    高大的木棉树下种着一丛粉百合。现今正是百合的花季,一眼望去,怒放的鲜花热情又大方。

    二牛指着花丛道:“就是那里!”

    燕三郎定睛看去,花丛中果然有一块塌陷,像是被人踏平。猫儿穿行花丛不会留下这种痕迹,这是人脚踩踏的结果。

    少年赏给二牛一两银子,打发他离开,这才俯身仔细检查。

    二牛乖乖走了,离出园前最后一瞥,看见白猫冲着地面喵喵直叫,像是对燕三郎说话。

    这猫真是邪气得紧,他缩了缩脖子,回去扫地。

    但在燕三郎听来,这是千岁开声了:“看地上、地上!”猫爪子摁着地面。

    地土颜色很深,少年要仔细搜索,才能在倒伏的草茎上看见几个绿点。

    他拔出草茎,凑到鼻下嗅了嗅:“同一种毒。”

    草茎上赫然是凝固了的毒剂!少年一闻就知道了,这和猫牙上的毒素如出一辙。

    “他在这里给芊芊的牙齿淬毒。”他指了指上方的木棉树,“芊芊喜欢在这棵树上磨爪子,他大概在这里抓到猫儿,当场施毒。”

    “如是这样——”燕三郎把猫儿抱了过来,凑近它身上仔细嗅了两下。

    “喂,干什么啦?”猫儿羞答答赏了他两爪子,差点挠在他脸上。

    “你身上有百合花的味道。”百合的香气浓郁,是千岁很喜欢的香膏原料之一,“既然如此,他也该有。”

    花粉散在草丛里,到处都是。就算无人摇晃,百合时常也会掉落花粉,何况那人在丛中待了好一会儿?

    燕三郎挑起一小撮,放在猫儿鼻尖底下:“你能不能,唔我是说,芊芊能不能客串一下,凭这个追踪廖青松?”

    客串什么?猫儿飞他一记白眼,才伸脑袋闻了两下。花香太细,激得她打了个喷嚏。

    猫的嗅觉不一定比得上狗,但远远强过人类。今晚天气又好,连风都很微弱,最重要的是廖青松才离开不久,空气中还留下一点线索。

    她溜出草丛走了几步,就往西去了。

    这个方向和二牛所说的一致。燕三郎快步跟了上去。

    结果,他们又回到了自己方才遇袭的地方。

    少年也不气馁:“至少这说明,他必须近距离操纵,才能让芊芊主动攻击我。”

    随后,猫儿又带他们前往温室附近。这是第二次攻击的发生地。

    “你说得没错。”千岁气呼呼,“这家伙一击不成还想补刀,尾行至此。可惜你演得不好,让他溜了!”

    演得不好?燕三郎摸了摸鼻子,让大黄狗咬住他咽喉才叫作演得好吗?

    不过他也不吱声,由着猫儿带自己到处晃荡。

    最后,他们奔到了邀景园南边的高墙。

    “抱我上去。”她支使小三干活。墙边有棵大树,但她懒得攀了。

    燕三郎抱着她跳上高墙,猫儿点着墙头一点白末道:“这家伙脚底沾着花粉呢,不难找。”

    当下少年就跟着白猫跳下围墙,落到外头的大路上。

    此时已有早起的居民往来,看见他都不由得侧目。

    燕三郎摸了摸鼻子。邀景园的正大门离此不远,最古怪是,光天化日底下他放着正门不走,偏要翻自家高墙出去,也怪不得别人目光奇异。

    “还愣着做甚?”猫儿娇声道,“跟我来啊。”一溜烟儿跑在前头。

    燕三郎跟在它高高竖起的白尾巴后头拐街串巷,往东南去了。

    邀景园所在的五条柳大街是寸土寸金的繁华之地,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即便有商铺酒楼能开在这里,那也是家大业大的鼎盛字号。

    燕三郎一边走一边观顾两边,若有所思。

    路越走越宽,行人越来越多,他心底也越发不安:这个方向……

    一刻钟后。

    一人一猫站在河边,心情都不太好。

    河不算宽,但很长,又有许多分支。阻住两人去路的,是个客货两用的码头,既能装货,也能载客。

    天已经亮了,水路也开始繁忙,这里至少停着七、八艘船,燕三郎看见一筐筐渔获和粮食从船上搬出,由苦力搬去岸上。

    猫儿躲着水,飞快在几条船上蹓了一圈,又躲开了几个人类好奇的伸手,回来时垂头丧气:“他不在那几条船上!”

    这几条船都没有百合花的香气。

    廖青松应该在半个时辰前就乘船离开,这条河上水路纵横,谁也说不准他去往哪个方向。

    线索到这里,好像就断了。

    “这厮逃走了?”白猫气得浑身炸毛,“福生子到底有没有用!”

    这样看来,他们运气并不好啊!

    “或许廖青松早就规划好这条退路。”燕三郎抚着它软乎乎的脑袋,“河上走船,的确能甩脱绝大多数跟踪术。”

    他看了看几条船,舱底都进了水。

    船上行船不如江海,都是薄窄的快船,船底时常有水。

    这是坏消息,因为廖青松只要坐在船边,这点积水很可能把他鞋底的花粉洗掉。

    他们的追踪到此为止了。

    真像千岁所说,福生子灯傀根本不能带来好运吗?

    毕竟,气运这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何以丈量?

    白猫长长一声哀嚎,在别人听来是猫儿羸弱的叫唤,在燕三郎听来却是千岁的懊悔:“早知道就不吞掉福生子了,我的一百万现大银啊——!”

    站在边上等船的女童忍不住道:“哥哥,你的猫儿叫得好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