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244章 观复(155)与其说环境同化人不如说人的惰性无可救药

第1244章 观复(155)与其说环境同化人不如说人的惰性无可救药

    杆儿强安抚了小猫麻烦,抬起头来正对上狐狸的眼睛。杆儿强不由又得意地笑了:你这是什么眼神?不服不忿?不情不愿?不信不解?

    杆儿强摸摸自己脑袋,道:天哪,我竟然说的这么工整,快赶上骈体文了,我怎么这么有才?

    小猫麻烦抽空回头给了杆儿强一个白眼。而狐狸的眼神,则表示若不是她现在动不了,她一定会先把他喉咙撕碎的。

    杆儿强又一拍脑门,嘿嘿笑了笑,道:咳,跟那家伙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把他的臭毛病都染上了,这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都被他给带偏了呀

    说话间,杆儿强又对上了狐狸幽怨的眼神,他这才又想起了自己原本是要对这狐狸守门兽嘚瑟一番的,于是又道:你也不用用这眼神看着我,用不了多久,你就没办法再用人家狐狸的眼睛了

    小猫麻烦再一次迷惑望向身边这个木头人,只觉得这家伙说话颠三倒四的很是不着调。

    杆儿强半是为了给小猫解惑答疑,半是为了向那狐狸守门兽示威显摆,嘿嘿一笑道: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那你们看看这个就清楚了

    说着,这瘦高个子将手伸到自己的裤兜里,抓起了什么东西,摊开在了手上给小猫和狐狸看:人类虽然没什么好的,不过他们做的衣服很不错,有很多能藏东西的地方,这一点我很喜欢好好,小猫你别挠我,我说正题

    杆儿强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往他摊开的手心里的两颗小黑点上扒拉了扒拉。那两只黑点和狐狸眼睛差不多大,却并非正圆。杆儿强刚从兜里掏出来的时候,这黑点还是亮晶晶的模样,可是这不过这一会儿的功夫,黑点上面的光泽渐渐褪去,看起来只是乌漆嘛黑平平无奇的,像是杆儿强手上不小心沾上的两块污渍。

    小猫好奇心大,它忍不住从地上起身,两只前爪抬起,轻轻搭在杆儿强很配合的放低了的手掌边缘上,将小脑袋凑近了去看。

    这一看,小猫才发现,手掌里的那两块污渍似的东西,竟是两只一模一样的小虫!小虫大体是椭圆形的,但身体大致分成头腹两个部分,头部尖尖,好似钢笔笔头;腹部则棱角分明,像是被捏扁了的长方体斜插在尖头之下。三对纤细的爪足对称分布在腹部。

    也不知是不是偶然,这两只小虫子都是仰面四脚朝天地躺在杆儿强手掌心上。三对爪足两两相对,以非常可笑的姿势,虚虚相内对应着,仿佛在爬行的一瞬间被人施了定身咒似的。

    小猫麻烦实在是好奇这虫子,小爪子往前一伸,学着杆儿强的样子,捅了捅边上的一只虫子。虫子一动不动,好像它早就晒成了干儿,又仿佛只是虫子蜕下的空壳,毫无灵魂可言。

    小猫抬起大眼睛,朝杆儿强咪呜一叫。

    嗯,这就是控制你妈妈的坏东西。杆儿强对小猫麻烦点点头,道,我还不知道这虫子的名字,但是看刚才你试探她的时候,以及我刚才下手要抢着两只虫子时狐狸的表现,我就可以知道这狐狸嗯,你被控制的妈妈当时变得突然很紧张,这就说明这虫子一定是要害,是控制你妈妈神志的要害。

    杆儿强虽然并不识得木猴,但他从狐狸前前后后的反应,却也推理的八九不离十。狐狸在这个地方充当的是守门兽,而充当守门兽的灵物必须是得自觉自愿,如果不是自愿,就一定有控制灵物的额外之物或装置在守门兽身上,只要找出这个额外之物或装置,并且拆下来,就可以解除控制,那么本来就有灵性的灵物自然也就可以恢复自由和神志。

    小猫麻烦不会认错它自己的妈妈,所以这只狐狸守门兽一定是被控制的。那么被用来控制狐狸的额外之物就必须找出来。

    杆儿强和小猫麻烦在这一点上达成默契,先由小猫麻烦佯攻,在狐狸做出反应的时候,杆儿强在旁仔细观察。就在小猫麻烦突然跃上空中,狐狸一惊之下放出火焰的时候,杆儿强发现,狐狸不自觉地往后压了压耳朵。这种压耳朵的动作完全不同于普通狐狸的耳朵动作,当时那一双耳朵几乎是完全背伏在了脑后。别说普通狐狸很少会这样动作,就算有狐狸真的异想天开就要这样做,它们的生理结构能支撑它们做出来吗?

    当然不能。而眼前这只狐狸违背了生理常识也要在应对危机时伏低耳朵,那就是深藏在狐狸身上的另一种意识,或者说是额外的控制之物所下意识表露出来的自我保护动作。

    既然狐狸要压耳朵才能保护重要的东西,那么很显然那个重要之物就藏在耳朵后头。搞明白了这一点,杆儿强才使出手段,一路攻上,接近狐狸之身,趁其不备绕到她而后,并用带钩刺的叶片完全覆盖了而后的区域。

    当时狐狸的反应完全证实了杆儿强的推测。当叶片粘上狐狸耳朵后方时,那狐狸体内的灵息简直像是疯了一样往头上涌去,为的就是要赶在叶片有所动作之前保护她的重要的控制中枢。

    不过,终归是先下手为强,早有准备的杆儿强在狐狸反扑之前的那一刻,及时取了这两只虫子,安全撤退,速度快的以至于狐狸还以为自己成功阻击了呢。

    杆儿强讲到这里,才略微收敛了自己的得意,道:我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取出这两只怪虫子,当然是我准确判断,果敢迅速的结果,不过呢,也离不开我们同伴的帮助

    他抚摸了一下小猫麻烦的小脑袋,笑道:谢谢你的帮助,更要感谢我的同族的那些伙伴们说着,杆儿强又看向了狐狸渐渐变得涣散的眼睛,道:

    被你成为废柴的那些伙伴和兄弟姐妹们,他们才不是什么废柴!知道我要来这里,他们把他们自己所拥有的宝贵的一点灵息,乃至他们本真的生命之力全都赠给了我。正是因为他们的支持,我区区一棵普通的槐树,才能随心运用藤蔓枝条乃至钩刺叶片,才能随心如意,克制你这狡猾的家伙

    原来是这样。小猫麻烦眯了眯眼睛,忽然又睁的大大的,按在杆儿手掌边缘的小爪子骤然用力,不经意露出的爪尖深深刺进了杆儿强的掌心里。

    哎呀!小猫我没说你妈妈什么啊,我杆儿强刚叫了几声苦,却也忽然怔住了,对啊,小猫你说的没错刚才,刚才这狐狸身上明明是有属于草木的力量在的可是这两只虫子仿佛只是个空壳

    狐狸身上的草木之力,此时,难道还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