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第四百零八章 占位

第四百零八章 占位

    母后皇太后将手搭在扶手上,仿佛看透一切的眸子看得福宁公主心头发毛。

    福宁公主回到了过去,她生母带着自己在母后皇太后面前卑躬屈膝,即便她生母更得宠,更年轻貌美。

    但是在母后皇太后似笑非笑目光下,她们母女如奴如婢,大气都不敢出。

    母后皇太后从未将圣母皇太后当作亲姐妹看待。

    福宁公主不由得向燕文帝身边靠了靠,她亲哥可是当今皇帝!

    母后皇太后唯一的指望荣太子骨头都化了。

    “陛下以为哀家不该管教福宁?还是不该管教她的驸马?”

    “朕早就说过,公主郡主都归母后管束。”

    燕文帝心头隐隐有一丝不悦,口中却是很敞亮说道:“您肯管束福宁是她的福气,朕也期望福宁她们懂事孝顺,同驸马合睦,毕竟朕对宁远侯颇是看中的。”

    果然,亲妹妹就是不一样。

    福宁公主嘴角勾起,别以为母后皇太后能有好,迟早有一日老太婆会被皇兄赶出皇宫,落得无人侍奉的结局。

    不,应该让老太婆在自己娘亲面前端水洗脚。

    “陛下。”

    顾熙在所有人都在衡量得失的时候,跪下说道:“一切原因都在臣身上,臣当年若是没有被人恶意换走,或是死在外面就没这么多事了,福宁公主依旧孝顺英国公,宁远侯也是您看中的臣子,臣一直不愿为官,今日不如臣自请致仕,乞骸骨。”

    “……”

    燕文帝不怕朝廷上的勋贵文武辞官威胁。

    可是顾熙不在此列啊。

    先不说顾熙的女儿即将嫁给阿泽,阿泽有二十岁了,好不容易对女人感兴趣,没了顾嘉瑶,阿泽犯病怎办?

    阿泽也需要儿子继承香火。

    最重要是顾熙名声好,有才华,能辅佐燕文帝开创盛世,青史留名。

    燕文帝牺牲十个宁远侯,也不能没有顾熙。

    方才顾熙说得那些德政,他觉得非常靠谱,若是一样样推行下去,不仅百姓安居乐业,他更能慢慢削去勋贵王爷的掣肘,限制母后皇太后……这些大多都要依靠顾熙。

    把燕文帝的兴趣勾起来,顾熙想抽身而退?

    这怎么成?!

    燕文帝亲自搀扶起顾熙,言辞恳切:“朕不值得顾熙辅佐?”

    “陛下,臣是不愿意让您为难,臣不羡慕富贵荣华,只求问心无愧,您对臣厚爱,臣很是感激,若是因臣让陛下同福宁公主兄妹失和,臣愧对陛下。”

    顾熙身姿挺拔,如松柏一般,“臣同宁远侯之间的是是非非,臣已经厌倦了,本以为各归各位之后,除了公务之外再无牵扯,可是……福宁公主只怕一直为他抱不平,臣着实不愿几次三番翻出换子的事,让天下人看笑话。”

    “臣更愿意以诗词闻名,以才华显著。”

    “顾熙和宁远侯不一样。”

    燕文帝知道此时若不是留住顾熙,眼前这位如同谪仙一样的人转眼就能做出挂冠而去的事。

    “宁远侯能为朕看守一座城池,可顾熙却可以为朕安抚天下。”

    燕文帝郑重说道:“他能力不足你十分之一,拿什么同你比?朕可不会因为他尚公主就偏心于他,以后谁在议论换子的事,朕砍了他的脑袋!”

    顾熙面带一分挣扎犹豫,一边是他有意辅佐的明主,一边又是令他厌烦的事。

    “顾熙……”

    “臣不会离开陛下,除非陛下不需要臣了。”

    再装下去就有穿帮的嫌疑。

    他能舍下英国公一群亲人?

    他可不是真正的清高顾熙,内心不仅爱荣华富贵,还爱权利啊。

    内核俗人,外表谪仙也不是顾熙想要表里不一。

    还不是人设逼得?

    燕文帝转身说道:“母后是该好好整治公主驸马们了,一个个凭着公主的诰命欺辱臣子,再有人冒犯顾卿,母后直接夺其诰命,朕绝不包庇姑息。”

    母后皇太后点点头,软化了语气,“有些事哀家看到了,本不想多管,毕竟哀家同陛下的情分来之不易,也想给陛下生母体面,哀家是不怕她的,却要顾及陛下,只是福宁方才的话,太让哀家伤心,不能因为皇室公主寒了重臣的心。”

    “朕明白母后的苦心,方才是朕对不住母后一片苦心,儿臣知错。”

    燕文帝行礼,母后皇太后扶住他胳膊,“哀家当初力主你继承帝位,只因为你适合,在太祖的儿子中,也是最有胸才大略的一个,哀家这个年岁,过一天少一天,唯一的希望就是让太祖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延续下去。”

    她绝口不提当初,燕文帝为争得她的支持,让生母在她面前跪地苦苦哀求。

    他亦立下誓言,孝顺母后皇太后如同生母一般,不敢违逆。

    母子两人相视一笑,仿佛方才都是小人挑拨,他们一如即往如同亲生母子,母慈子孝。

    福宁公主咬着嘴唇,宁远侯脸上热辣辣,两人悄悄退到一旁去了。

    朝臣们看他们的眼光都带着戏虐嘲讽。

    圣母皇太后心疼女儿,可此时也不敢对女儿女婿伸出援手。

    她更害怕堂姐不讲情面。

    女儿丢脸,总好过自己丢脸啊。

    忍一时之气,等儿子彻底掌握权柄,她一定向堂姐讨回公道。

    一血往日被堂姐欺负之耻。

    *******

    顾嘉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冷冰冰的慕容泽,轻声问道:“谁惹你生气了?”

    慕容泽盯着她,幽深的眼眸泛着她不明白,也想明白的复杂情绪。

    虽然神秘的男人吸引人,但是顾嘉瑶不爱玩解谜游戏,更不想猜男人的心思。

    有猜谜的时间,吃喝玩乐不香吗?

    横竖慕容泽指着自己治病,顾嘉瑶比往日更放松,“你不愿意说,那我先走了啊。”

    她不喜欢沉闷的男人。

    顾嘉瑶毫无负担离开,没走出几步,慕容泽一把将她的腰禁锢住,向后一拽,碰,她的后背贴近他的胸口,慕容泽下颚抵着她肩头。

    顾嘉瑶一动都不敢动,莫名觉得危险。

    也许慕容泽除了有未知的病之外,他的性格并非是冷漠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