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衣手遮天 > 第二九四章 进宫前夕

第二九四章 进宫前夕

    时间一晃,明日便是谢景音要进宫的日子了。

    届时,谢景音便要坐上宫中来接的小轿,从此之后,不再是被唤作谢阿音,而是谢美人了。

    翟氏这些日子心情起起伏伏的,连谢景衣此前去关慧知家小住了一段时日,都只是抱怨了几句,便放过了。

    京城近来连绵多雨,晨早起来,不是折了芭蕉便是断了杨柳,让人十分的惆怅。至于闹得沸沸扬扬的免役法,也就只有谢景泽回来用晚食的时候,会提上几句。

    雨淅沥沥的下着,谢景衣站在门口知跳脚儿,蓑衣上的水,一股一股的往下流,前头的刘海被打湿了,一缕一缕的贴在头上,不用照镜子,谢景衣都知晓如今自己个丑爆了。

    “怎地京城下这么大雨,都说春雨贵于油,这未免也太了些,苗都没有长壮士,这都要被冲得东倒西歪的了。阿爹如今也不知道在哪里,有没有下雨。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衙上可有新鲜事儿?”

    谢景衣说着,接过了仆妇递来的热帕子,擦了擦手脸,一边絮叨道。

    谢景泽正小口的喝着汤,虽然天气已经暖和了,但遭了雨,不喝些热汤祛祛寒气,很容易便会病倒了。

    “柴二可真厉害,今日早朝,又舌战群儒了。我在衙内,听到好些人说呢!说把那些人,骂得哑口无言的。那严觉丧尽天良,怕是要流放三千里去,永不复用了。”

    “免役法马上就要开封府试行了,若是行得通的话,等到来年,咱们青山村的老乡们,便能掏钱免役了,是桩顶好的事。官家虽然年纪小,但真正是有想法的明君。”

    谢景衣听着心中高兴,官家是不是明君,需要后人评判,但他的确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大概就像是煮熟了的红枣儿,外面咬起来棉兮兮的,但里头可藏着硌牙的骨头呢!

    翟氏一听,顿时高兴的双手合十,“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咱们离开杭州,也差不多快半年了,虽然有信往来,但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也不知道你大伯他们怎么样了。”

    翟氏说着,眼睛一亮,“大郎,你给你大伯去信,便说咱们已经从永平侯府里搬出来了,自己个独门独户的,叫今年过年的时候,来京城耍。你大堂兄和三堂弟,都要念书,来京城开开眼界也好。”

    说话间一家子人都在桌前团坐起来,正式开始用晚食了。

    “好叻,阿娘,不过如今离年节还早着呢!”谢景泽说着,先是给翟氏夹了一块肉,又给宋光熙夹了一块。

    翟氏瞅见肉,又失落起来,“我的儿,这一进宫,日后年节,便都见不着了。”

    谢景音吃得满嘴油,瞅见翟氏眸光闪动,眼见着又要开始哭了,忙踹了谢景衣一脚。

    谢景衣无奈放下了筷子,“阿娘啊,别哭了,再哭长城都要倒了,黄河都要决堤了。你再哭,等明日大姐姐回来,我可是要告状了,瞅瞅你多偏心啊!大姐姐嫁了人,日后年节,不也得在婆家过,不也见不着么?两样心!”

    翟氏的眼泪,被她气了回去,“是是是,我心疼的都回不来,就你这个臭丫头,赶都赶不出门去。”

    “那可不,你起码得扎个金扫帚,才能挨上我尊贵的屁股,把我扫出去!”

    翟氏简直气乐了,“还金扫帚,金棒槌还差不多,把你打出门去。”

    谢景衣摸了摸下巴,认真思索道,“也不是不行,我估摸着棒槌比扫帚还要重上几分,阿娘你待我可真好,太慷慨了!”

    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出身,翟氏揉了揉谢景衣的脑袋,“皮猴子!阿娘说不过你!快些用饭罢!”

    一家人轻轻松松的用了饭,又团坐在一块儿,吃起茶来,配的乃是那外酥里嫩的炸鱼团子。

    谢景泽抿了一口茶,看了一眼宋光熙,宋光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站了起来,递给了谢景音,“这是大兄大嫂给你的添妆。虽说是进宫,但在大兄大嫂眼中,明日就是阿妹出嫁的日子。大妹妹有的,二妹妹也要有。”

    谢景音打开一看,里头放着一尊白玉观音,那白玉观音栩栩如生,一看便非凡品。她慌忙的摇了摇头,“我们家底子薄,就我哥哥那俸禄,断然是弄不着这样的好东西的。”

    她们跟着方嬷嬷研习过这些,虽然有许多东西,并未亲眼见过,但哪些好,哪些不好,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大兄,这下子当妹妹的就要说你了,嫂嫂的嫁妆,那是嫂嫂阿娘给她傍身用的,她既然嫁了你,为你生儿育女,就应该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你怎么能够拿嫂嫂的嫁妆送给我!”

    谢景泽一愣,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般强势的谢景音。

    以前在家中,除了谢景衣是个霸王,他们其他三兄妹,还都是很平和的。

    宋光熙笑了笑,“你误会你大兄了。他前些日子,也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捡漏了一张画圣真迹。我阿娘最好画了,我磨了好久,方才拿这尊玉观音同他换了。那画啊,我打算留着我阿娘生辰的时候,给她当贺礼呢!”

    谢景音摇了摇头,“女婿送贺礼,是应当的,嫂嫂不要惯着他。”

    宋光熙双手叉腰,怒道,“谢景音,咱们也是打小儿就认识的,叫你收着就收着,不然进宫了,今日这个生辰,明日那个生辰,你拿什么送礼!”

    谢景衣实在是看不下去,拍了拍谢景音,“人家夫妻间的情趣,你管那些做甚,嫂嫂要你收,你便收了。太后的确是不久之后,就要生辰了,你如今不收,到时候咱们还得托人,给你捎带进去。”

    谢景音有些怂了,接过那观音,轻轻的摩挲了一下,“谢谢大兄大嫂。”

    谢景衣嘿嘿一笑,“大哥大嫂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二姐姐,我也给你添妆。”

    谢景衣说着,亦叫忍冬拿出了一个礼盒,打开一开,是整整三套头面首饰,从左到右,越发的华贵。

    “这头一套,你如今便能戴;这第二套,你成为九嫔之一,再拿出来戴;这第三套,等到哪一日,宫中人尊称你一句谢妃,你再拿出来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