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霸徒 > 056贵人
    “砰!”

    巨剑门,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听着汇报,控制不住手上的力道,将面前摆放的石桌瞬间拍的四分五裂。

    “宗主,经过我仔细的调查,可以确实是一个少年所为。”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苍老的脸上,一部乱蓬蓬的胡子极为的显眼。

    “呵呵!二长老是说,我们巨剑门的人都是废物,一个真武七重,一个灵武九重竟然被一个不知来历只有真武境四重的少年所杀?”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巨大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五十多岁的老者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是还是迟疑的点了点:“宗主,据说那少年曾经空手搏杀一头三阶下品妖兽,并且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将其击杀,由此可看出那少年极为的不凡,而且要是那少年有什么神秘底牌的话,要杀死少宗主他们也不是一件难事。”

    “那你可曾查清楚那少年的身份。”

    “这个,我查到整个洪山城叫叶昊有两个,其中华云镇叶家叶昊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与信息上不符,而双河镇叶家叶昊年纪倒是与那少年差不多,但是整个双河镇人都知道那是个傻子,所以我看那少年十有八九用的是化名,所以。。。。。。”

    “哼!也就是说二长老这次去什么也没有调查出来。”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平淡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

    五十多岁的老者闻言,脸庞微微抽搐,半晌严肃的说道“这个,宗主,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可以将那个人查出来的。”

    “不用了,我不管那人是化名也好,是真名也罢,总之我要赢国之内所有的叶家消失,你明白我的意思?”

    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的霍的站起身体,强悍气势,猛然从身体暴涌而出,森冷的声音,犹如是从那九幽之下传来一般,冰寒中透着疯狂杀意。

    “宗主三思啊!姓叶的家族甚多,其中不乏有子弟拜入各大宗门,我们这样做得话,恐怕与各大宗门都会结出仇怨。”

    “哼!以我巨剑门如今的实力会怕他们?再说,只要我们不说,又有谁能知道是我巨剑门所为,你说是不是,二长老。”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语气虽然平淡,但是眼中却闪过一丝精芒。

    五十多岁的老头闻言额头渗出冷汗,乱蓬蓬的胡子微微一抖,跪倒在地,发誓道:“我杜公允发誓,如若泄露一句今天的谈话,就让我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哎呀呀!二长老这是干什么。”金色长袍的中年人将名叫杜公允的二长老扶起,接着温和的说道:“你是我庞覆最信任的人,难道我还会不信任你?”

    “宗主当然是对我信任有加,而我发誓也是为了不辜负宗主的这份信任。”

    “好,既然如此,此事我就交给你办。”庞覆拍了拍杜公允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接着说道:“人不负我,我不负人,这件事办好了,我升你为太上长老。”

    杜公允闻言精神一振,笑道:“放心吧!宗主,我绝对会办的漂漂亮亮,不会让任何人发觉是我们巨剑门所为。”

    不管是任何宗门,太上长老权力都比较大,而且不需要听从任何命令,即使是宗主要想动用太上长老,也只能用商量的语气,并且太上长老还有拒绝的全力,当然要想当上太上长老也不容易,必须对宗门有巨大的贡献,然后由宗主点名,以及全宗半数长老的同意下,才能晋升为太上长老。

    “还有,你去随便弄个真武境四重的少年,由我亲自击杀。”庞覆想了想说道。

    “明白”杜公允点了点头,要想不被人怀疑,就必须大庭广众之下,先将击杀少主的凶手给处决掉,让人认为巨剑门已经替他报了仇,这样出事后才不会有人怀疑到巨剑门的头上。

    “好了,你去吧!”庞覆挥了挥手,平淡的说道。

    “咯吱!”房门打开,杜公允走了出去。

    “哼!死人财是最能保守秘密的,杜公允啊!杜公允,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庞覆的冷笑声在房间内幽幽的响起。

    当天下午,杜公允秘密的带着三十多的弟子,走出了巨剑宗。

    赢国与武国边境,一道足有十丈宽的大河,河水发出巨吼,吼声就像百门火炮在齐射轰鸣,也像整群恶狼,在放声悲曝。

    “爷爷,你看,那是不是一个人?”

    岸上一个身穿紫色衣裳,年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大河中被巨浪带着的一抹黑色,拽了拽身边的老者说道。

    老者身材魁梧而壮硕,面容有有些清瘦,颧骨微高,浓眉下面有一双炯炯有神,仿佛能洞察一些的眼睛。

    “怎么,我家的小公主又要发善心了?”老者看着小女孩笑了笑说道。

    小女孩嘴巴一撅,样子有些可爱,撒娇的说道:“爷爷,不是你告诉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快点啦!”

    “这我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老者慈爱的摇了摇头,衣袖对着大河轻轻一挥。

    轰

    宽大的江河中,一道巨大的水柱出现,接着仿佛像有人控制一般,一股轻柔的力量出现,从内部喷发出一道人影。

    “砰!”

    “爷爷,你就不能温柔一点?这下子人没有淹死,也被你摔死了。”看着摔在地上的人影,小女孩抱怨道。

    “呵呵!习惯习惯,下次我一定注意。”老者哈哈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如果这点力道都承受不住,那也是他命中该绝。

    “哼!每次都这么说,可是一次都没有改过,今年都被你摔死三个了。”小女孩小脸一皱,不高兴的说道。

    “好了,你去看看那个人死了没有,死了就埋了吧!”老者摇了摇头,并不与小孩争吵。

    小女孩闻言轻轻一笑,走过去将地上那人轻轻的翻转过来,接近着传来惊讶声

    “怎么了?”

    “爷爷,这人的年纪好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