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霸徒 > 163创造武技
    这是些个老者,相当于这片石碑空间的碑灵,一个个人影被招了过来,由叶昊自己挑选。

    由他们挑选,这些人影都是蕴含着强大的武技,但是却一个个被叶昊随意的丢弃,看的那十个老者嘴角微微的抽搐,要知道这都是他们宗门几万年的积累,武技品阶不是最强,却也绝对不低,配一个小小的武王却是绰绰有余。

    其实叶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其中有的武技明明适合他,但是却总感觉有一些的不对,这种感觉有着说不上来的奇怪。

    “师弟,你们看出来了?”看着站在人群中还在不断挑选武技的叶昊,排坐在第一位的老者皱着眉头问道。

    他身旁那些老者点了点头,最后排在第五位的老者说道:“那小子的血脉在排斥那些武技。”

    这种情况,说明那小子的血脉之力太过了浑厚以及霸道,而且还非常的高傲,根本看不上这些武技。

    “你们说他一个人族,体内怎么有那么浑厚的龙祖血脉,竟然连祖龙角都长出来了,比我几万年前看见的一个的上位龙族,血脉还要浑厚以及精纯的多。”一个老者小声的嘀咕,大感奇怪。

    “六阶上品武技,覆海拳!”

    “七阶下品,封魔拳!”

    “五阶上品武技,帝拳!”

    此时的叶昊像是陷入猎人疯狂,一个个人影不断的被他抛飞了出来。

    “小子,既然这些武技都不适合你,你为何不干脆自创属于自己的武技呢!”排在第一位的老者再也看不下去,直接开口说道。

    声音无比的洪亮,宛如在人的耳边响起,瞬间将叶昊惊醒。

    “创造武技,前辈,您在拿我开玩笑吧!”叶昊有自知之明,明白以他的底蕴,要想创造出强大武技,无异于痴人说梦。

    “怎么小子,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仅凭你一个人是不可能,但是还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呢!”

    叶昊苦笑,要想创造武技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果到了一个月之期,他还没有出去的话,那么恐怕又要在这里待上十年,等下一个郡城排名战才能出去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他可受不了。

    仿佛是知道叶昊在想什么,老者笑着说道:“放心,这石碑相当于半个圣器,里面的时间流逝受我们几个老家伙控制,不要耽误你太长的时间。”

    人老成精,这些个老者不知道存在了多么漫长的时间,已经成为了精中之王,没有多少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有怎么多的武技在这里供他观看,再加上有这十位老者的帮忙,稍稍的让叶昊有了一点信心,他点了点头,眼中迸发出异样的光彩,长笑道:“那就创造武技!”

    虽然不知道这些老者为什么愿意帮他,但是这件事,明显是他占得好处,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创造武技的路途是坎坷的,叶昊看着身前一大堆武技,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的下手。

    “小子,开启你的武道天眼,将那些武技给我重新看一边!”看着愣在那里的叶昊,其中一个老者开口,声音非常的严肃。

    叶昊的武道天眼经过血脉觉醒之后,更加的神异,只见他眼中那道符文已经完全的消失,整个瞳孔闪烁着白金色的光芒,像是两轮明月一般,充满了神秘。

    这些武技大部分他都看过,而且在武道天眼的帮助下,一些原本看不到的东西,在他的面前出现了,就比如现在它观看的这本“六品武技,霸世皇拳”,他发现,随着那青年的演练,他的周围那些霸道,皇道的气势渐渐的出现了凝聚在青年的周围,而且还在不断的扩散,最后像是形成了一片特殊的空间,而那青年手中的武技虽然元力没有增加,但是威力越是越来越强大。

    难道这就是霸世皇拳的真意?叶昊若有所思,接下来,他退出来霸世皇拳的空间,进入到了“七品武技,崩灭拳”所在的空间,这本武技需要领悟崩之意境,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威力,但其实拳法本身并不难,只是利用真元特殊的震动,而随着他的演练,他发现,就算是没有意境,仅凭他强大的力量,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很强大,甚至叶昊有一种感觉,他所施展出来的崩灭拳,并不比青年手中演练的崩灭拳差。

    叶昊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并且慢慢的沉入了进去,一个个强大的武技不断的从他的眼中划过!

    他的眼睛越发的明亮,如果说刚才他的眼睛只是像明月,那么此时他的眼睛就好比是正午的太阳,非常的耀眼。

    忽然,叶昊动了,好像是年迈的老者在练拳,动作巨慢无比,而且完全使用没有力量,一丝的声响都没有发出,并且在这过程中,他还不断的停下来思考。

    最后他停了下来,走到十位老者的身前,请教道:“前辈,如何才能让创出来的武技符合自身!”

    刚才他心中本来充满了想法,但是直到演练的时候才发现,创造武技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困难,甚至本来想的好好的,但是却是突然的偏离的轨道。

    “这应该问你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武技!”其中一个老者看着疑惑的叶昊,直接举例:“就比如我现在想要创造一门身法武技,我首先要元力运行到双腿上,然后在配合上腿部的力量!”说着,老者掀起衣服,可以看到他的双腿肌肉紧绷,并且有元力的波动。

    “那如果想要加入意境呢?”叶昊认真请教,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老者没有说话,而且直接给叶昊看,只见老者的双脚竟然透露出一丝灵动的波动,叶昊眼神微微的收缩,因为他竟然在那一丝波动中感觉到了风之意境的气息。

    风,和煦,灵动,狂暴,虽无影无迹,却无处不在,如春风的轻柔,夏风的飒爽,秋风的忧伤,寒风的刺骨。

    灵动也是风的一种,那么力呢!叶昊陷入了沉思。

    一部部武技从他的眼中闪过,忽然他的眼睛一亮,身体徒然动了,动作快如闪电,双拳无比的刚猛,充满了骇人的力量,每一击都令这片空间震动。

    他在细心的感受这拳法,虽然威力很强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好像缺少了什么。

    大量的武技真意不断的从他的脑海中闪过,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的发现,接着叶昊选择了再次观看那些武技。

    从那些武者的身形,动作,神态,以及元力,肌肉,所有所有,叶昊都在不断的认真观看,想要有所发现。

    在这个过程中,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

    “师兄,你第一次创造武技花费了多长的时间?”排着第五位的老者,笑着问道。

    创造武技的过程中不仅可以帮助了解自身,还可以了解修行上的难题,对武者的成长有着巨大的帮助,所以远古时期的宗门就主动的鼓励弟子创造武技,不过当然并不是像叶昊这样,第一次创造武技就想创造强大的武技。

    “一年,我初次创造的武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一品武技,不过那时候我也只有武道七重,我记得当年师傅还夸我是绝顶的天才!”老者说道这里,脸上有着一丝的感慨。

    以武道七重的实力就能自创武技,老者的天赋以及悟性都绝对是上上之选,要不然也不会在十人中实力排第一,要知道其他几个人在万古前那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那师兄猜猜,以这个少年的天赋,要创造武技,需要多少年?”

    老者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不过他看叶昊的眼神却是充斥着一丝期待的神色,这个少年的执着,努力,以及那抹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自信,都与他年少的时候有一些的相似。

    “我赌十年!”

    “我赌十三年!”

    “二十年!”

    他们都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自然知道,从零开始创造武技的困难。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几年过去,这第一年中,叶昊所有的时间都在观看以及研究那些武技,虽然还是没有找到原因,但是他对于武技的了解却是更加的深刻。

    而第二年,他放弃了观看,一门心思的创造武技,而且他并没有像刚开始那样高瞻远瞩,而是选择从创造低级的武技开始,总共创造出了三十门一品武技,让那些老者看到了他强大的毅力。

    第三年,他更加的疯狂,竟然创造出了十门二品武技以及三门三品武技,用废寝忘食,孳孳不倦都不足以来形容他,此时的他,完全的沉浸入了浩瀚的武技世界中。

    第四年,他再次选择观看那些武技,这一次,他不仅只是看拳法武技,而是只要是武技,他都会去看,并且又是还会选择修炼。

    到了第五年,叶昊再次的选择了创造武技,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只是创造一门,而且他仿佛化为为武学宗师,对所创造的这一门武技不断的进行修改,使其竟然也可以用武器施展出来。

    长时间的观看以及创造武技,让叶昊看起来像是一个邋遢的邻家少年,但是那双眼神确实非常的纯净,而且此时他浑身上下,已经是看不出一丝属于武者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