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霸徒 > 185魔神出现
    他的身上发出了光芒,这光芒并不强烈,但是却宛如一轮煌煌大日,一股恐怖的意志缓缓弥漫开来,天地在这股意志下仿佛都微微颤抖,万丈高空上的云朵更是瞬间崩碎。

    此刻,他仿佛是化身为至高无上的天之意志,只见,在他睁开眼的刹那,两道白金色的光束猛然便是从他的瞳孔之中迸发而出。

    那两道光束宛如两支可以射日之箭,带着无比恐怖的意志,狠狠的射向了魔神虚影。

    “吼!”

    那魔神虚影发出怒吼,身上发更是出浓郁的魔光,乌黑凝实的魔手还没有碰到那两道白金色的光芒便是开始破碎,一道道裂缝从那伸出去的魔手上一直覆盖到了全身,咔咔的声响不断传出。

    “这不可能!”魔赤看到魔神虚影在消失,怒吼出声,声音中充满了绝望。

    要知道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召唤出来的绝对不只是虚影那么简单,这魔神虚影相当于是魔神的分身,虽然他并不能完全的发挥出这他的实力,但是这魔神虚影有着神魔的气息,并不是任何人都有破坏它的资格。

    “嗯?”叶昊正想要伸出拳头将魔赤消灭的时候,他的神情忽然大变,那那布满龙鳞的身体上裂开了一道缝隙。

    不知如此,他的身体在上传出咔咔的声响,仿佛将要破碎一般。

    叶昊苦笑,放开了对白金色叶昊的控制,他明白他的身体还是太弱,根本容纳不下这股恐怖拳意,如果他执意出手,那么率先破碎的绝对是他的身体,这拳意太过的恐怖,即使是他变成血脉第二状态,也没有任何的信心可以支持下去。

    同时在那魔神虚影彻底消失的刹那,上方的空间突然剧烈翻滚,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漩涡,一股仿佛可以灭地一切的恐怖波动从漩涡中传去,在这股气息下,四个青年以及小莲都是颤栗,竟然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那是什么?”一个青年惊叫,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他话音才刚刚落下,便有一只仿佛摘星捉月的巨手从漩涡里面探出,一股实质的威压散发而出,恐怖的力量令空间剧烈收缩。

    “魔神?”叫小莲的女子,神情凝重的说道。

    这是真正的魔神之手,上面布满了黑色的鳞片,那鳞片密密麻麻,并且都是非常的小,仿佛是鱼鳞一般,一个个神异的符文仿佛是刻印在上面,不断的闪烁着黑色的光芒。

    天地所生的魔神大多数实力都非常的恐怖,如果不是天地规则限制了他们,他们甚至毁灭一方天地。

    巨手微微停顿,似乎在寻找目标,不过这个过程只是一瞬间,巨手便是猛然朝着叶昊拍击而下,那其中的力量,令的空间剧烈收缩,仿佛在不断的变小。

    叶昊瞳孔剧烈的收缩,在那巨手上,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并且,那只巨手还紧紧的锁定了他,仿佛就算想要逃,也没有机会。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魔赤看到魔手的出现,猛然便是发出大笑,极为的开心,因为只要少年身死,便意味着他可以存活。

    而在这时,天源便是睁开了眼睛,这是真正的神魔只手,并不是魔赤所发出,所以他打算出手,然后就是他将要动手的时候,忽然神情讶异的收回那本来伸出去的拳头。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白金色的叶昊已经从叶昊身体之中钻了出来,并且出现在半空中,在七彩的光晕下,他脸上依然是没有任何的表情,缓缓的伸出一拳。

    “他想干什么,你不会是想与那真正的魔手相碰?”青年惊叫出声。

    也难免他会叫出声,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神魔之手,乃是神魔发出,与之前的魔赤所发出的魔手在本质上就不同。

    一只仿佛白金浇筑的拳头,那拳无比的凝实,上面不断有神魔在嘶吼,那拳,透露出不尊天,不尊地,不尊任何的一切,仿佛不坚不催,不物不破,似乎连天地都要要臣服在这一拳一下。

    没有丝毫的元力波动,但是在与那魔拳相碰的刹那,天地忽然为之一暗,一股恐怖的气劲爆发而出,仿佛是黑夜降临,空间仿佛像是两块乳白色的布匹,被快速的掀起。

    “这,这怎么可能,那是什么东西?”紧紧盯着那道白金色的人影,四个青年同时惊叫出声,嘴巴张大的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神魔乃是天地所生,他们的身上都是充斥着属于他们的神魔规则,能与神魔想抗衡的从来只有神魔,这是大陆上一直流传的传说,但是现在却被这少年却打破,因为那身后那白金色的人影与魔手对拼那一拳,并没有处于下方。

    “嗯?”空间的那一头也发出疑惑之声,只见那上方的漩涡震颤,在不断的扩大,一个狰狞的头颅伸出。

    同神魔的虚影一样,这头颅上也是长着四根巨大的长角,只见他紧紧的盯着白金色的叶昊,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神情。

    巨大的头颅缓缓的动弹,似乎在点头。

    “小子,你竟然能以武王的实力接本魔神一拳,不错,不错,你叫什么名字?”巨大的声音震动了整片空间,那声音中,竟然包含了赞赏。

    他刚才那一拳并不是全力而发,只有百分之一的力量,但是却也足以拍死一万个武王,但是这少年却接下了,并且没有任何的事情,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少年天赋异禀,战力远远超出了武王,最关键的是这少年的年龄并不大,以这样的年纪能达到这样的地步,确实值得他另眼相看。

    “不过”魔神话音一转,声音无比的森严,巨大的脸庞上满是杀意:“你将本魔神的分身杀死,却难逃一死!””

    每一个神魔都是天地的唯一,这也造成了他们无比骄傲的性格,何况魔神本就是戾气所化,根本就非常的残暴。

    “一个分身而已,杀了就杀了,你难道还想杀了本座的徒弟不成!”天源淡淡的开口,声音却不亚于魔神,但是声音中却是听不出一丝的语气。

    “混账,难道不知道本魔神最恨别人打断的。。。”魔神的漆黑一片的瞳孔微微收缩,疑惑道:“天源,你怎么会在这里?”

    显然这魔神认识天源,并且在他的眼神深处竟然还蕴含着一丝丝的厌恶。

    “魔业,我两个徒弟生死决战,你来凑什么热闹!”天源反问道,并且声音中还有着丝丝的不悦。

    “两个徒弟?”魔业看了看下方一个屹立的少年,再看了看那无比凄惨的魔族,神色微微抽搐,说道:“另一个可是魔族,是我的后代,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徒弟了!”

    “而且”魔神指着魔赤说道:“我这后代的实力不只是如此,他应该是被你打伤的吧!”

    以他的眼里,自然是可以看出,魔赤的实力非常的高强,只不过似乎本源被伤害到,所以实力才会下降到这个层次。

    “自然,对决本就应该公平,我这个新收的小徒弟虽然只有武王的实力,但是战力却不输于武皇,所以他的后代也并没有任何的吃亏!”天源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没有吃亏?”魔神摇了摇头,说道:“我看着很不公平,我这后代身上有多处暗伤,待我将他治疗好,让他们再次战斗试试看!”

    说着,魔业身体变小,缓缓的从漩涡里面钻了出来,降临到魔赤的身边。

    “老祖!”魔赤有些的激动,要知道魔神高贵,且神秘,他们并不在魔界之中,据说连很多武帝强者都没有见过他们。

    “废物!”魔业怒哼一声,紧接着,手上光芒一闪出现一对巨角,这巨角上面满是符文,并且还不断的闪烁着光芒,不魔赤原来的魔角,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

    将这两只巨角放在了魔赤的头上,只见魔业口中不断念叨着神秘的咒语,一道道神秘的符文才从巨角上流出,不断朝着魔赤的身体四处汇去。

    “啊!”魔赤发出痛苦的吼叫,身上那因为鳞片破损而暴露出来的黑色的大筋暴起。

    他的身上忽然爆发出夺目的光芒,并且在不断的发出声响,只见他一丝丝紫黑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体中流出,身上那一根根骨刺也在不断的断裂,同时他身上那紫色的鳞片在脱落,一层深黑色的鳞片重新生长了出来。

    此时的他除了脸庞不一样,其他所以的一切都与魔业有些的相似,显然,魔业在改造他,只见一股强横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那股气息竟然不弱于一般的武尊,甚至隐隐还要强出一些。

    “多谢老祖!”魔赤朝着魔业跪拜,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

    此时的他,感觉身上所有的暗伤消失,并且与之前相比,不管是力量也还是防御都要强出不少,现在的他有绝对的信心要赢过那少年,甚至杀死他。

    “小五,你过来!”天源朝着叶昊招了招手,此时已经不仅仅是他徒弟之间的对决,更是他与魔赤的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