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霸道兵王在都市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夏老爷子到!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夏老爷子到!

    听到冯廷皓的话,林音涵的心宛如被刀刺了一下。

    “嫂子,你不用担心,我相信帆哥一定会把你带回家的。”冯廷皓看到林音涵的样子,不知道说些什么,语无伦次的安慰道。

    一旁的龙赤北见状,忍不住微微皱眉,轻声道:“音涵妹妹,为了一个男人,不至于吧?洛千帆到底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为他着迷。”

    “北哥,你不了解千帆。”林音涵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想和龙赤北多说。她叹了一口气,便转身离去。

    看着林音涵的背影,龙赤北的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他并不希望林音涵和洛千帆在一起。原因很简单,林战非不喜欢洛千帆。

    在龙赤北看来,林战非和林音涵的主要矛盾,是洛千帆引起的。

    只要洛千帆离开了林音涵,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龙赤北不想看到林家父女产生隔阂。

    林战非端着一杯红酒,招待着宾客。过了一会儿,他看着旁边的管家,问道:“咱们邀请的人,都到齐了吗?”

    管家微微点头,说道:“咱们邀请的人,差不多到齐了。”

    “差不多?”林战非的眉毛一挑,语气中多了几分意外。

    林家发出请柬,如果不来的话,就是不给面子。林战非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不给面子。

    “嗯。”管家苦笑一声,无奈地说道:“叶家和夏家没有派人过来。”

    “叶家和夏家?”林战非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开口说道:“他们这是不给我面子!故意这么做的。”

    “林总,夏家和叶家都在支持洛千帆。这样的场合,他们不来也很正常。”管家闻言,开口说道。

    “随便吧!反正音涵已经回来了。”林战非冷哼一声,说道。

    “夏老爷子到!”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门口。

    只见身穿褐色唐装的夏山河,缓缓地走进了大厅内。他的身边,跟着一名黑色西装的保镖。虽然那名保镖不是很强壮,但是看得出来,是个练家子。

    夏老爷子的气色非常不错。虽然两鬓白发,但是面色红润,脸上始终挂着慈祥的笑容,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位貌不惊人的老者,在燕京的地位并不比林战非差多少。

    当初,夏山河混的风生水起时,林家还只是一个小家族。

    虽然现在林家超越了夏家,但是并不代表夏家没落了。至少花家还达不到夏家的实力。

    “有请夏老爷子。”林战非的英俊脸庞露出一抹笑意,大步走上前,说道:“夏老爷子,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夏山河看着林战非,笑着回应道:“老叶最近身体不舒服,不便来赴宴,让我替他问个好。”

    “理解,理解,您回去告诉叶老,一定要保重身体啊!”林战非笑眯眯地说道:“毕竟他曾经沾过扫把星,影响气运啊!”

    林战非的语言具有针对性。他口中的“扫把星”,自然指的是洛千帆。

    夏山河闻言,脸色依旧平静。只不过心里有些不舒服。随后回应道:“哪有什么扫把星啊!老叶的心干净,自然不会怕那些霉运。”

    林战非的眉毛一挑,脸上挂着微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我的孙女婿呢?这么大的场合,他怎么不在啊?”夏山河扫了一眼周围,没有发现洛千帆的身影,意味深长地问道。

    “孙女婿?”林战非的双手背后,不解地问道:“哪来的孙女婿?”

    夏山河捋了捋胡须,深邃的眼眸中闪动着精光,回应道:“就是音涵的未婚夫啊?”

    “夏老爷子,音涵一直是单身,什么时候有未婚夫了?”林战非眯着眼问道:“您是不是年纪大,老糊涂了?”

    听到林战非具有针对性的语言,旁边的保镖怒声问道:“林战非,你怎么和夏老爷子说话呢?”

    林战非瞥了他一眼,漆黑的眸子里露出一抹不屑,薄唇微张:“我怎么说话,需要你来教我吗?”

    夏家的实力雄厚,放眼整个四九城,除了林战非,谁敢和夏老爷子这么说话。

    “你……”那名保镖刚想说什么,却被夏山河拦了下来:“不得无理!”

    得到夏山河的指令,那名保镖也不敢再说什么,恭敬地退到一边。目光死死地盯着林战非,脸色气的有些微红。

    “手下的人不懂事,让你见笑了。”夏山河拍了拍保镖的肩膀,看着林战非说道。

    “别这么说,是我说错话了。”林战非闻言,碍于面子,只能这么说了。不过,从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歉意。

    “既然今天我的孙女婿没有到场,那么我觉得应该把他叫来。”夏山河抿了抿嘴,道。

    “我再说一遍,您没有孙女婿。如果你说的孙女婿是洛千帆,那么我告诉你,他不可能来到我的宴会上。”林战非直了直身子,说道。

    “为什么?”夏山河问道。

    “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老板而已,有什么资格来这里呢?”林战非反问道。

    “凭他是音涵的未婚夫,凭他是我的孙女婿!”夏山河硬气地说道。

    “只要我不承认,他就永远都不可能是音涵的未婚夫。”林战非面无表情地说道。

    林战非算是看出来了,夏山河今天来到这里,不是给自己的面子,而是替洛千帆来打抱不平的。

    “林战非,你好霸道啊!”夏山河的苍老声音,传入林战非的耳朵里:“音涵喜欢谁,那是她的自由。你不应该干涉她的自由!”

    “她是我的女儿!”林战非大声说道。

    “她是我的孙女!我都没有干涉她的自由,你有什么资格干涉?”夏山河的语气有些不善。

    其实,在夏老爷子的眼里,早已认可了洛千帆。他实在不能理解林战非,为什么要这样做?在他的心里,只要音涵可以得到幸福,就比什么都重要。什么门当户对,那都是无稽之谈。

    “音涵是林家的后代,她以后要嫁的人,必须是我认可的。”林战非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冷色,缓缓地说道:“就凭那个臭小子,还想娶音涵,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林战非说到这里,脸色微红,心中产生了怒火。他这样做,也是为了林音涵。可是,夏家一直站在洛千帆的立场上说话,这让他难以接受。

    “洛千帆怎么了?他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除了家境以外,他哪一点比不上别人?”夏老爷子清了清嗓子,语重心长地说道:“最主要的是,他和音涵相爱。我看你的思想应该进步一点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包办儿女的婚姻。”

    听到夏老爷子说的话,林战非有些气恼。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地说道:“我没有包办她的婚姻,只要不跟洛千帆交往,我就不会干涉她。”

    “听你的意思,除了洛千帆以外,谁都可以成为我的孙女婿?”夏老爷子眯着眼睛,有些不解地问道:“你这是什么道理?”

    “燕京的青年才俊多了,她可以随便选。”林战非深吸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哪一个不比洛千帆强?”

    “行了,不要再跟我说了。在我的心里,早已认可了洛千帆。我要尊重音涵的选择,尊重他们的爱情。”夏老爷子看着林战非,音量提高了几分。

    “请您不要干涉这件事,我也是为音涵考虑。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希望她幸福呢?”林战非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之色,沉声说道:“他只不过是一个搬不上台面的小人物,让他来这里,他也会自卑的。”

    林战非不想跟夏老爷子理论下去,也不想让洛千帆出现在这里。因此,只能这么说了。

    “林战非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脾气!”夏山河气的身子发抖,指着林战非,怒声道:“当初你抛弃了我的女儿,让她遁入空门,难道害的她还不够惨吗?现在你又将你的思想,强加载音涵的身上,你真是太冷血了!”

    两人的对话没有刻意压低,所有人都听得到。看到这一幕,没人敢上前劝说,毕竟双方都是大佬级人物,无论得罪谁都不好受。

    “随您怎么说,不过现在音涵在林家,我就不可能让他再见到洛千帆。”林战非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能关的住她吗?”夏山河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林音涵,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可能会被你关一辈子。”

    “我会把她嫁给一个适合她的人,让她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林战非缓缓地说道。

    “适合她的人?”夏山河问道:“什么样的人适合她呢?”

    林战非深吸一口气,沉默了片刻,旋即,沉声道:“至少不是一个让她受到危险的人!”

    这才是林战非最讨厌洛千帆的地方,他讨厌洛千帆,三番五次的让林音涵陷入险境!

    “我不想让我的女儿,每天都在危险中度过。”林战非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