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 > 第1322章 送上门
    至于儿子被废的事情,早就被他给抛到了脑后,反正自己还有能力,大不了以后多找几个女人,就不信造不出来个带把的。

    可怜的周刚,刚被人废掉,就被亲爹给抛弃,也幸好他晕过去了,否则恐怕会伤心致死。

    最后还是楚三胖看不过眼,摆摆手道:“把这小子送去医院。”

    带着唐小诗和孙虎走出周家,久别重逢的喜悦涌上心头,吴畏畅快的笑道:“走,哥带你们去玩,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听到这话,孙虎顿时眼前一亮,都是年轻人,最喜欢大口喝着酒吹牛逼,可他开口却说:“老大,我一会还有课,就不陪你们玩了,咱们改天再喝。”

    不给吴畏挽留的机会,孙虎直接转身离开,一溜烟消失在道路尽头。

    他是真的想去玩,却也明白,唐小诗和吴畏三年没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自己还是不要去做电灯泡了。

    孙虎跑的太快,等到吴畏反应过来,只能哭笑不得的摇头:“这小子……”

    吴畏向来洒脱,也没有去多想,转而拉起唐小诗柔嫩的小手,轻声道:“小诗,让你受委屈了。”

    唐小诗笑着摇头,美眸中却流下了泪水。

    三年啊,她等了吴畏三年,如今总算是等回来了,她有太多的话要说,可如今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这模样可把吴畏心疼坏了,不自禁将其揽入怀中,亲吻着那柔顺的秀发,深情的道:“乖,畏哥回来了,就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唐小诗泪如雨下,哽咽着问:“那你还走吗?”

    “要走也得把你娶了,带你一起走。”吴畏笑咧咧的说,却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当年逼不得已离开,留下唐小诗一个人,现在他回来了,自然要给一个答案。

    “不要脸,我可没说要嫁给你,呜呜……”唐小诗俏脸上升起两坨红晕,嘴硬的说着,可到了后面却变成了呜呜声。

    女孩娇羞的模样最是动人,吴畏一时经受不住,直接低头吻了下去。

    她俏脸红彤彤的,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想去咬上一口。

    可毕竟时机不合适,吴畏只能尴尬的笑笑,拉着唐小诗的小手,往商学院走去。

    他其实也不想这样的,只不过三年不见,这丫头已经出落成了个大美人,让他情不自禁想要占有。

    而在两人离开之后,一辆奔驰开出了周家,直奔城北而去。

    车上坐着的是周大通,只不过此刻的他,没了儿子被废的悲痛,整个人都显得很兴奋。

    他本来想亲自了结吴畏,可后面才反应过来,能让楚三胖如此忌惮,吴畏身上肯定有着不为他知的秘密,既如此,他何不利用一下别人呢。

    反正楚三胖要的是吴畏死,至于是怎么做到的,他并不是很在乎。

    车子来到城北一家夜总会,周大通直接迈步进去,而里面的人得到消息,早就在等着了。

    “周大通,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过界,是想要宣战吗?”迎接周大通的是个壮汉,一身精壮的腱子肉上,纹着狰狞可怖的花纹。

    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花纹正是青龙和白虎,腰间还有一头老牛。

    正所谓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道上混的人,若没有相应的实力和资历,要是纹了这个,只要敢露出来,就会被人给乱刀砍死,可壮汉不仅纹了,而且还大咧咧的站在周大通面前,足见他的厉害。

    “老牛,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事的,而是有笔买卖和仙子做,还请通报一声。”周大通笑呵呵的说,没有任何倨傲,反倒是非常客气。

    “仙子对你的买卖没兴趣,滚吧。”老牛很不给面子,冷声说着就转身离开。

    周大通倒也不生气,朗声道:“仙子,老周我有件事想请您办,事成之后,凤凰街拱手相让。”

    “这笔买卖我做了,你走吧。”周大通的话音落下,旁边的帘子后面,就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那我就坐等仙子好消息了。”周大通愉快的笑着,然后就退了出去,只不过在他眼中,却满是淫邪。

    凤凰街虽然重要,可只要解决了吴畏,等他攀上大爷,整个常山都是他的,又岂会在乎一条凤凰街。

    还有玫瑰那娘们,出了名的毒蛇美女,到时候让她变成荡货,整天在自己身下承欢。

    至于具体的事情,根本不用他说,玫瑰仙子早就知道了一切。

    毕竟他们两家,几乎平分了整个常山,又因为不合的缘故,都关注着彼此的动静,恐怕在他出门的时候,玫瑰仙子早就知道了一切,之所以先让老牛出面,就是在等他拿出筹码呢。

    “老牛,让裴老鼠跑一趟吧,这件事办好了,他想做的事情就可以去做了。”没了外人在,玫瑰仙子的语气也柔和了不少,但依旧让人不容置疑。

    “好。”老牛答应一声,就去安排事情。

    他的实力很强,整个常山能作为他对手的人,也不过五指之数,但对玫瑰仙子的命令,却是绝对服从,没有任何质疑。

    吴畏带唐小诗会宿舍换了身衣服,就去了外面逛街,有心爱的人陪着,小丫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像个小孩子般在街上穿梭。

    只不过她只是单纯的逛街,从来不买东西,明显是不想吴畏花钱。

    这让吴畏很憋屈,离别三年回来,没带礼物也就罢了,现在想买点补偿一下都不行,这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他是真的想买,可实在是囊中羞涩啊,只能在心中吧程洪涛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你妹的,让老子回来执行任务,连点经费都不给,我咒你变成三秒男。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将唐小诗送回宿舍,吴畏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暗自下定了决心,必须得想办法弄点钱,这种不能给心上人买东西的滋味,实在不是人受的。

    走出商学院,吴畏没有急着去找住的地方,而是走到没人的黑暗处,随口道:“跟了这半天也挺辛苦的,出来见个面吧。”

    话音落下,就有一人从黑暗中走出,他身材矮小,因为天黑看不清容貌,但吴畏却可以确定,这人的长相肯定非常猥琐。

    这没有什么根据,完全就是一种直觉,而吴畏的直觉一向很准。

    “小子,感知倒是挺灵敏的,希望你的身手也不要让裴爷失望。”裴老鼠阴冷的笑着,两把锋利的匕首出现,迅速向吴畏冲去。

    他的速度极快,匕首闪烁着森冷的杀意,想要吞噬吴畏的生命。

    “等等!”吴畏着急的开口,等到裴老鼠止住身形,这才认真的问:“你带钱了吗?”

    跟踪了一下午,裴老鼠也知道吴畏的窘迫,冷笑道:“爷兜里倒是有几千块钱,就怕你没命来拿。”

    “你妹啊,就几千块钱,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吴畏很生气,就你妹的几千块钱,搞得你像腰缠万贯一样,现在的杀手都这么穷逼吗?

    他还想再骂两句,可裴老鼠却不给机会,身形闪烁到吴畏面前,锋利的匕首直刺心窝。

    两人距离不足一尺,裴老鼠的速度又极快,在这种情况下,吴畏根本不可能躲开,甚至裴老鼠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可就在这时,变故陡生,只见吴畏迅速伸手,捏住裴老鼠的手腕,有力一扭,嘎嘣的声音传出,裴老鼠的手腕竟被直接扭断,而那锋利的匕首,则落入了吴畏手中。

    “看在你孝敬了几千块钱的份上,我就教教你匕首该怎么玩。”吴畏把玩着匕首,身形快速的闪烁一下,就回到原地站定,仿佛从来不曾动过一般。

    “你……”而他身前的裴老鼠,却是满脸不可置信,很想开口去问,可刚张嘴,四肢就开始流血,身体也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在他的手脚腕上,有着整齐的四道伤口,正在流淌着血液,竟是被挑断了手脚筋。

    “你什么你?出来混不用还吗?”吴畏不爽的呵斥,不过在临走之前,还是扒走了裴老鼠身上的三千七百五十二块钱,甚至还骂了句穷逼。

    抢劫这种事情,吴畏还真不屑于去做,可没办法啊,谁叫咱穷呢,苍蝇蚂蚁都是肉嘛。

    三千来块钱是少了点,先将就着用吧。

    抢裴老鼠这种人的钱,吴畏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揣着钱还吹起了口哨,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随便找了家酒店,吴畏就住了下来,躺在床上,开始回想今天的事情。

    程洪涛说,常山最近流窜来一股人贩子,而楚三胖恰巧是外地口音,这是巧合?还是楚三胖就是人贩子?

    吴畏宁愿相信第一种,毕竟黑势力的相互倾扎,虽然会影响治安,对民众的伤害却比较小,可要是人贩子的话,后果就比较严重了。

    毕竟人贩子每次出手,就会有一个家庭破散,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正愁无处下手呢,既然你们送上门来,就先从你们下手吧。”吴畏喃喃自语,反正楚三胖不是好人,既然遇到了,就给顺手料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