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54节 在加塔角海域的追逐

第1754节 在加塔角海域的追逐

    当天气候糟糕,奥斯曼人的舰队在海面上突遇狂风暴雨,把军舰弄得团团乱转。

    战列舰、巡航舰都有白皮船只,勉强控制了舰只,而其余的舰只则被风浪推得四散,有二条加莱式划桨船被冲上了海滩搁浅---这是幸运的,不幸运的是一条运输船,它触礁了,海水从豁口里一拥而入,船舱内直通式的甲板让海水畅通无阻,不到五分钟,这条运输船的露天甲板已经浸在水里……

    待到风浪稍小,旗舰“帝国城墙”号上的主将尼哈特帕夏让信号兵发出旗号,下令收拢船队,这时舰长迪亚艾丁找到了他,硬着头皮报告他一则消息,让他铁青着脸下到了底舱,踩着船底的积水,在火把的照耀下,他看到了船壁水线下有一条被刚被修补的巨大裂缝,海水依旧渗透入来到底舱里!

    刚才“帝国城墙”与风浪搏斗,底舱船壁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缝,迅速扩大,海水狂飙而进!

    船舱里的包头佬骇得脸白如纸,搁以前,他们根本没有力量阻止。

    要不是底舱里有白皮的高级水手叫做约翰逊的一个英国人,他见势不妙,立即带头堵孔,他叫包头佬找人来,来多了几个白皮水手,组织包头佬钉板堵在裂缝上,使用麻布、油灰、鱼胶等物资,由于他们的损管技术相当出色,总算把裂缝给堵上了。

    尼哈特帕夏得知缘由后,重赏了约翰逊及其余水手们。

    但情况摆在他面前,他回到露天甲板上,召集了高级军官们商量,军官们都认为不能冒险,连一次风浪都扛不住还怎么打仗?

    最终决定更换旗舰,舰队继续前进,而“帝国城墙”号在四条大加莱船的随从下找最近的港口。

    舰长迪亚艾丁相当地不满!

    因为他要率舰回航,一来他没有参加战斗,将不能享受战果---包头佬都将中国人的小舰队当成是好吃的菜;二来有可能被伊斯坦布尔方面追究他保养军舰不力的责任,因此他向在船上的威尼斯航海长朱利安强烈质疑这条战列舰的性能,他说道:“之前那些天都白干了,我们辛辛苦苦按你们制订的章程来办,船却在航行中出现裂缝?”

    朱利安无言以对,因为这条战列舰正是威尼斯人建造的。

    这次奥斯曼帝国向白皮们贷款,很大的份额是威尼斯人提供,然后生意就落回威尼斯船厂里,威尼斯人建造了“帝国城墙”号战列舰,质量还是可以的,在正常风速下,它是舰队里重型

    战舰中航行速度最快的,尼哈特帕夏将它作为旗舰正是它表现出色。

    然而没有料到的是,它在暴风雨中受到的损害却也是最严重的,船体裂缝进水甚至比建造质量低下的商船还要大得多,这一切都说明,尽管威尼斯人造舰体系的船体设计图足够优秀(也正是用这点蛊惑了包头佬),但威尼斯人毕竟不是大航海时代的大玩家,他们造的船只无法抵御恶劣天气的破坏,换作是英国、荷兰或者两牙造的船只就不至于这么弱质纤纤。

    除了倒霉的“帝国城墙”号之外,还有十数条军舰也有这样那样的故障,好在白皮们给力,勉强都修复了。

    事实证明,威尼斯造的军舰连地中海澡盆的风浪都经受不起,要知道地中海与其它海洋相比是出了名的“温柔”。

    当然,威尼斯人也有种种的借口,就说赶工期,出了故障是难免的,再下来就提甩锅,说奥斯曼人不会用,奥斯曼人想追究白皮的责任,那是休想。

    “帝国城墙”号返航,尼哈特帕夏则移驾到“磐石号”战列舰,将它充当为旗舰。

    到了第四天早上的八点钟左右,在到达了塞浦路斯岛南面加塔角---一处尖出海里的岬角,由于更换旗舰后士气低落的奥斯曼舰队在找到远处海面上的中国人玩具小舰队后士气复振,各舰舰长起劲地吆喝着,而白皮副舰长则连串地发号施令,他们的话才有效,指挥着战舰追击中国人。

    双方追逐,奥斯曼舰队在不断地拉近与中国人的距离,从望远镜里看到他们是小船只,包头佬与白皮真的是满心地欢喜,欢喜!

    风向东南,两边都逆风,大家都走之字形,以此前进。

    七十艘东南舰队玩具船一只不拉,齐齐往西南方向驰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包头佬与白皮们欢喜得紧啊,鼓噪起来,叫嚷着,想着给中国人一个痛快!

    海战中船越大就越好,中国人的那些小船,别说对付不了战列舰,就连巡航舰也打不过。

    在刘国轩的旗舰上,刘国轩并不见得有多少压力,他一身轻松地叫喊部下们道:“快点,快点!”

    部下们牵缆拉帆,转动舵位,光着膀子干得热气腾腾。

    双方追逐了三个小时,距离接近到五百米,已经进入了奥斯曼巡航舰舰首炮的攻击范围,一舰当先,领头的“安卡拉细毛羊”号上的12磅舰首炮开火!

    “轰!”的一响,炮弹不知道打哪了。

    那时期的滑膛枪炮的精度很差,象两中华的陆军,往往将敌人放进三十米

    貌似在浪费炮弹,“安卡拉细毛羊”号的舰长得意地对舰员们道:“我们在提醒他们,我们就在他们的后面,揍他们的屁股!”

    甲板上阵阵的狂笑声,此时此刻,无论是包头佬还是白皮,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等待着追上中国人时的狂欢派对。

    而在刘国轩的战舰编队里,官兵们使尽浑身解数在拼命地逃,玩具船根本不能与战列舰对抗,只要挨上战列舰上重炮一发炮弹,足以让玩具船解体,这不是你有多大胆量就能够取得多大

    战果的逞英雄时候。

    “船过岬角!”刘国轩舰上的航海长陈新伟吼叫道。

    “过岬角!”刘国轩大叫道。

    第186特遣打击群的船只越过了加塔角,往西前进。

    而在东北方向十里处,奥斯曼大舰队正在行进,旗舰上的舰长阿塔依疑惑地道:“加塔角那里在岸上我们有兵马驻守,海中也有分遣舰队,为什么都不见他们的踪影?”

    尼哈特帕夏不以为然地道:“或许是他们偷懒了吧?”

    阿塔依又好奇宝宝地道:“前锋搞什么鬼,他们居然停止不追了?”

    尼哈特帕夏持望远镜一看,不由得脸色阴沉下来。

    巡航舰前锋踌躇不前,是何道理?

    他喝令道:“吹号,命令前锋前进!”

    号角吹响,那些过了岬角的奥斯曼巡航舰上官兵们脸上尽是苦涩,因为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中国人的战列舰编队。

    为首的那艘战列舰映衬着阳光,它伟岸的身躯和金碧辉煌的装饰令人心胸澎湃,让敌人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