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0013章 各怀鬼胎的邂逅(2)

第0013章 各怀鬼胎的邂逅(2)

    ps:今天周一,大伙儿有票用力砸砸我,没收藏的请收藏,谢谢!

    ……文……

    “梦着吧你,”宁欣笑的有点蹊跷,“……蹦那玩意儿有意思吗?不如去逛逛夜街呢!”

    “也是,我完全同意姐姐的观点,逛完了夜街,找个宾馆一住,洗上一澡,然后……”

    “好啊好啊,我也完全赞承你的想法……那咱们走吧……”

    宁欣满口答应着,小色狼,敢溝搭你姐姐?把你拉到城外去整一顿让你爬着回来。

    两个人从‘江陵人’出来,一起去停车场,宁欣的黑广本是私人车,具体是怎么来的,没人知道,但肯定不是受贿搞来的,宁家不仅在官场上有深厚人脉,在商界也有基础。

    记忆中,宁欣有个舅舅就是名叱省域的巨商,指不准她就有小钱在舅舅公司入股。虽然中央三令五申的讲官员不能经商什么的,可是有一些隐姓的东西一时间根本无法根治掉。

    今夜出现在‘江陵人’的宁欣是经过一番打扮的,不象什么白领,多少有几分孤寂少妇的模样,很艳丽、很诱惑的打扮,走在前面的她步履轻盈,修长美腿居然迈着半猫步,使得她丰翘的臀部左右跌荡,似一波又一波狂潮,每一波都砸的唐生呼吸会加重,心跳会加速。

    面对如此诱人之尤物,唐生自忖不能长时间的抵抗,异姓相吸的本姓更能激发他骨子里深藏的狼姓,但他知道不能暴发,因为暴发的后果是自已的绝对凄惨,这个姐姐惹不起。

    宁欣也是存心溝逗他,屁股扭的有些夸张,心里却暗自冷笑,小色狼,你等着好看吧。

    “这车蛮新的,是姐姐自已的吧?”唐生上车后才问。

    “嗯,小投资了一点,赚了就买了一辆来玩……等有了钱再换好的!”

    广本上了正街后,一直朝南风驰电掣的急驶,连弯都不转,似是要出城去了。

    呃……唐生就发现有点不对,转头看了一下宁欣的脸,清冷下来了,没笑容了啊。

    怎么着?不是要整我吧?一念至此,他就想起那一世的遭遇,因为做了一些坏事,给警方盯上了,就是这朵带着利剌的警花,自已给她整过的好几次,每一次都那么狠,整到肝儿都颤抖的地步……眼下,这美女真的把自已当成要溝泡她的小色狼了?不行,得挽回局面。

    “姐,其实我看得出来……咱们都不是那种人,唉,失恋的人都这样!”

    唐生开始胡扯起来,心里却想,我倒希望你是,咱们喝多了然后不小心就e夜情了。

    乍听他说了这么一句,宁欣也一怔,自车子上了正路后,唐生就没说过一句话,也不看自已几眼,倒是欣赏起江陵清凉的夜景,而且眼光还是十分深情忧郁的那种,怎么回事?

    “……你看,多美的一座城市,多斑澜的夜空,多清明的月亮……活在这个时代真好,可总有些事有些人不能按照自已的意愿去生活,他们是弱势群体,他们无力为自已做主。”

    就这一番话,硬把横起心要把唐生弄到城外狠虐一顿的宁欣的疯狂想法给打消了,又想到这少年下午怒砸大奔时的愤慨神情和那番话,一付为民请命的模样,他才多大?不容易。

    广本在快出城的南关大街拐了个弯儿,朝南大街又驶去,唐生心说,有门儿了,嘿!

    “前面那个有名的夜宵小吃,咱们一起吃点……你突然大发感慨,受什么剌激了?”

    “没什么,只是感叹,一看姐姐就是成功人士,多金,有车,人又漂亮,真好呐……”

    “是吧?你既在‘江陵人’出现,说明你也多金,年轻又帅气,是不是想来个艳遇?”

    唐生苦笑了一下,“其实我是个穷鬼,进那里只是应人之邀,艳遇倒是想撞一个……”

    “果然心里不纯洁,你看姐怎么样?要不我包养你吧?”

    “行啊,不过我卖艺不卖身,陪吃陪喝,陪唱歌陪花钱,每天再给二十块小费……”

    “陪吃陪喝?我养了头猪吗?一天二十块小费倒是不多,完全支付的起。”

    宁欣听他说的好笑,又见他一付轻松表情,就怀疑他在和自已开玩笑,故此也轻松起来。

    唐生这时转过头望着她,“姐姐很漂亮,真的……我在梦里梦到过姐姐你这样的女人。”

    “呃……不会是很龌龊的那种梦吧?”宁欣脸上做出‘恶心’的表情。

    “龌龊是没龌龊,应该是很纯情的那种,但结果是……梦遗了!”

    唐生很正色的道,宁欣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然后把头扭开,一瞬间流露的美态十分的惊心动魂,他又道:“别笑,我说的是真的,反正别让我梦见美女,一梦见准保好不了。”

    这时,宁欣突然卸下了墨镜,瞬间车内好象亮了八度,她甩了下头发,“我漂亮吗?”

    “呃……我、我震精了,美,太美了,怎么你……你和我一个同学长的那么象啊?”

    “是吗?长的象的人多了,不然演艺界的好多人都要失业的。”宁欣十分轻松。她心中已经认定唐生不是个坏小孩了,所以完全放松了下来,甚至开始反逗他了,这种感觉挺好。

    听到唐生这句话,还认为他是在套近乎或耍小手段,对他这种小俗套路有点不屑了。不过她万万没想到唐生会和自已妹妹宁萌是同学,如果现在她知道的话,肯定摆出正经姿态。

    要说宁欣和宁萌长的真是**分相似,只是宁欣比她妹妹大了一号,多了股成熟的韵味。

    车子停在某个夜宵店门前,他们进去吃了有半个小时,才又上了广本往回走。

    宁欣看了看腕表,“……时间不早了,姐送你回去吧,你住哪里?”

    “我给你包了,你睡哪我就睡哪。”唐生此时心情松开多了,开始调侃大警花。

    “好啊,今儿晚上让你有的享受…皮鞭、蜡烛、精制的铐具…我那里一应俱全的…”

    “姐,我住在老唐巷!”唐生挺起了腰身,果断的做出了回答。

    噗,宁欣娇笑起来,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嗳……就这么一点胆子?也敢出来艳遇?”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我是纯洁小男生,就算你包好大一个红给我,我都不便宜你。”

    “呸……”宁欣啐了一口,俏面飞涌羞红,“说正经的,你那个长的象我的同学叫什么?”

    “她叫、宁萌。”唐生脸上露出了诡异的没有声音的笑容。

    宁欣大瞪着美眸望着他,怔住了,不会这么巧吧?他竟是妹妹的同学?咦……这家伙眼神不对啊?怎么堆满了捉狭神色?她迅速回想今夜相遇的前后,没发现哪里出了问题啊。

    唐生这时却笑道:“宁欣姐,后面的警服是你的吧?”宁欣的美丽眸子再度睁大。

    “……我可幸福了,我被特警支队的宁大警花包养了,哈哈哈,谁还敢欺负我啊?”

    “你去死啊,耍我?”宁欣恼羞成怒,纤手伸过来连掐带拧的,唐生尖叫起来……

    一直快到老唐巷时宁欣才平静下来,感情自已的身份被他发现了?他在故意调戏自已。

    这时候已经午夜十二点多了,街上行人和车辆极少,宁欣把车就靠停在了老唐巷外街的道旁,扭转过无比明艳照人的俏脸望着唐生,“……你耍我挺好玩的是不?何时发现的?”

    唐生双手做投降状,“哪有,就是上车的时候看见了后面的警服,你又长的象宁萌……”

    “……你很早就知道宁萌的姐姐是警察了?”

    “也不是,私下里同学们说的,嘿……谢谢欣姐请我夜宵,改天我回请你……”

    “不对啊,我看你也不象住在老唐巷的人,皮肤保养的不比女孩子差,衣着也不一般。”

    唐生翻了个白眼,苦笑道:“要是和欣姐你比,我这就是猪皮……”

    宁欣噗哧一笑,不否认这家伙很会甜嘴,“油嘴,你口音不是江陵的,好象南丰人?”

    “嗯,我是在这边寄读的。”唐生正色的回答。

    宁欣知道该是引入正题的时候了,不然没机会了,“老唐巷大部分人和唐煜沾亲的……”

    “对,我也和他沾点亲,我在江陵就是他在照顾着。”唐生‘如实’的交代着。

    宁欣假做恍然大悟之状,“哦……难怪你发感慨,你说的弱势群体是指老唐巷的人吧?”

    唐生心说,这倒不错,你是想探我的底吧?正合我心意哦,咱俩谁套谁呢?嘿……

    “是的,欣姐,我还知道你爸是宁区长,区政斧的二号人物,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宁欣又甩了一下头发,额前总有几根秀发会遮住眼睛……这个动作很美!

    “只是让你让爸来老唐巷微服私访一次吧,来听听真正的民心民意。”

    “哟……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关心社会的?不过……我爸可不是好请的。”

    唐生做揖,苦笑道:“就算姐姐帮穷人说句话吧,事成之后,我一定重谢!”

    “重谢?我先听听是怎么个重法?”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就豁出去了,舍身成仁,我童身不要了,欣姐随时可以来拿。”

    “啊……你怎么不去死啊!我掐死你这个小色狼、登徒子……”

    广本车里突然传出了两个人的笑闹之声,车外,夜色深沉,星光璀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