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0237章 他是一只神马鸟

第0237章 他是一只神马鸟

    同样的夜,头顶着同一块天,同赏的是同一弯明月,站在窗前,梅妁和宁欣、王静同时思念着一个人,唐生;此时此刻的小坏蛋在做什么坏事呢?她们三个人脑海里想的大同小异。

    他会放过罗蔷蔷吗?会的话那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也许蔷蔷正享受着某种幸福呢。

    “瑾生的事务还真是忙死人呢,我现在才知道当个什么成功的企业家有多么辛劳,表面上是风光,实际上累的好象一头牛,要不是有魏兴国、华英雄他们帮着,我真要罢工了。”

    “主要是唐生不在了,你心情也不大好吧?他要是在,你肯定是另一种疲劳法儿了。”

    王静很肯定自己的看法,说着还朝梅妁挤眉弄眼,宁欣只是抿着嘴轻笑,也不发言。

    梅妁脸蛋儿红了起来,白了一眼王静,“我有你想得那么不堪吗?他才是个小屁孩儿。”

    绝不会在她们面前承认自己思念着那个小坏蛋,哪怕她们真的看出了什么,自己也不打算承认,太丢人了呗,宁欣呢,听蔷蔷说她早就被坏蛋欺负了,从体态和放松眉骨间都能瞧出来,女人呐,经了人事和不经人事是两回事,不经意之间就可能流露出熟媚的风韵来。

    当局者总是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其实被骗的只有自己,好多人看在眼里,嘴上不说吧。

    “对了,汪氏地产碧氏集团联手了呢,晚报社接到了一份稿件,明天会刊登上报的,是碧氏碧宗元和汪氏的汪楚晴联合搞的一个小申明,他们要联手进入卢湖分蛋糕,据我分析,碧氏家族集团的决策无关碧秀馨的立场,她代表的是仲贤地产,今天罗坚副市长在也在政斧会议上谈了他的观点,说什么要把卢湖打造成江中省的一面旅游旗标,是需要更多投资的。”

    有关商务上的事,宁欣一向不表态,这不是自己的强项,所以保持沉默就是了,梅妁略一思索,笑了笑道:“唐生和我谈过他的战略意图,越多的投资商进入卢湖,越对蔷蔷负责的卢湖项目有促进作用,卢湖区政斧给予的支持力度也会越强,这是好事,欢迎他们吧!”

    “也许是,有竞争才有进步,在江陵,谁为这座城市做出了贡献,唐大书记都会赞扬他,我就发现小坏蛋的战略早就提升到了他老爸那个层次了,”自上次在医院确定了唐生是唐书记的儿子,王静私心里也为自己庆幸,你说找了个小情人吧还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衰吗?

    宁欣是早就领略了唐生厉害的,那家伙历来是谋定后动,整了几趟事,就把自己整成副级处的政委了,你不佩服他都不行,就是老爸也很欣赏他呢,一想到那坏蛋,心里就暖了。

    “瑾生的大战略不会着眼于江陵这个小地方,唐生心野着呢,说这里只是起步基地。”

    “其实我的意思是把碧宗元和汪楚晴的联手和他说一下,也许他心里有其它想法。”

    “嗯,明天给他打电话吧,这个点了,我怕他已经睡了。”梅妁看了看表,快一点了。

    “咱们也休息吧。”宁欣提议,心里强烈思念着小坏蛋,没他在身边,就觉得空落落的。

    因为罗蔷蔷和唐生一起走了,这边就剩下梅妁和唐瑾了,今儿宁欣和王静就过来凑热闹,睡的时候,她们俩一块挤罗蔷蔷的床,嘴上说要睡,可真的躺下来后两个人又大眼瞪小眼。

    “我猜你就睡不着,有了男人后和没男人时完全不同吧?不给搞一下睡不香咋地?”

    “滚,你个贱人。”宁欣没好气的啐她,“一天啃香蕉嘴就淡的没味,要不抹点咸盐?”

    王静哧哧笑道:“抹咸盐管个屁用?非得啃两口才过瘾,宁贱人,你少在你姐姐面前装纯洁,没见你给唐生弄的哭爹喊妈的惨样儿,咱俩谁跟谁呀?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就没看出来吗?罗蔷蔷和梅妁抱着团儿呢,再加上那个小唐瑾,我感觉你给排斥在外,我更是一嘴奴。”

    斗争无处不在,表面上的和谐不等于没有矛盾,尤其男女之间的事,半点马虎不得,就说宁欣胸阔如海,也不想看见唐生搂抱自己以外的女人,这玩意很自私,自己能闭只眼睁只眼的迁就过去就是个奇迹了,必竟这段恋情从一开始就畸型了,明媒正娶,那是做梦吧?

    “我说王静,也别把梅妁和蔷蔷想的那么坏,其实我们几个人与唐生之间的那点事,大家心里谁没数,撕破脸有意思吗?我宁肯默默的退出,远远的注视他,也不想叫他心烦!”

    王静叹了一口气,“唐生有你这样的美人儿深爱着,太幸福了,我也不是要争什么,这必竟不是三宫六院那个时代了,没必要争的头破血流,只要彼此不是太排斥对方,我无所谓的,真的哪一天感觉累了,我要走,唐生也不会拦着我吧?凭老娘的风.搔秀色,还怕没男人要?只是这个世界上找个能令自己动心的、倾情的、真爱慕的男人太少了,是这理儿不?”

    “我呸,别不要脸了,这一生给一个男人做贱还不够啊?都给唐生嘴了你,你还有脸把自己她能出去呀?换了我就一头撞死了,古往今来男人那个玩意儿就不值钱,可女人总得要脸吧,就算你娶个爱你的男人,你不会想起被头个男人做贱的景象?这又怎么对得起他?”

    王静一撇嘴,“照你这么说,那些离了婚的女人都不用再嫁了吧?有几个那么纯洁的?”

    “那是人家的事,反正我就是这个观点,唐生真踹了我,我也不会撅着腚去侍候第二个男人,他不嫌我身子脏,我还嫌自己恶心呢,我承认我的原则姓强,姓格如此,变不了。”

    “好多男人都喜欢你这种傻b姓格,看来我得向你学习了,你猜,那坏蛋现在干啥?”

    宁欣没好气的道:“干罗蔷蔷,还能干啥?睡觉吧,你要痒痒了,我去取拖地的把子?”

    “滚,老娘还是纯处好不?是你痒痒了吧,去卫生间吧,我全当不知道,哎哟……”王静话声才落,就被宁欣拧了,然后两个人在床上对掐起来,她们一天不斗,心里就难受。

    不过宁欣猜的没错,唐生是在欺负罗蔷蔷,就在浴缸里,本来清澈的水都染成了红色。

    罗蔷蔷的清泪挂在脸上,挟杂着幸福的痛苦之色,那红色的晃荡的水让她眼晕,坏蛋融入自己体内的一部分把自己的平衡心态完全破坏无遗,也因为那一部分的融入,让自己感受到了真正做女人的滋味,唯一的不满就是小坏蛋的凶器太变态,被它融入远不如被他亲吻的感觉来的舒爽,前半个小时自己在他纯熟的唇舌挑逗下,n次享受那魂飞冥冥的快乐滋味。

    可是后半个小时却尝到了女人的苦感,身子好象给撕裂成了两半,那种痛,难以言叙。

    当两个人从浴缸挪到床上时,再一次结合才使罗蔷蔷适应下来,任何一个遭遇唐生的女人第一次也会非常痛苦,包括宁欣那样体质极强的存在也不例外,先苦后甜,其乐也无穷。

    快后半夜三点时,他情侣装仍粘在一起,罗蔷蔷除了喘,就是搂着他一动了不敢动。

    “唐生啊,你这混蛋,人家明天铁定出不了门的,你赔我?”蔷蔷象小女孩儿撒娇了。

    “赔,一会儿我再亲亲你?”终于把蔷蔷给彻底收了,唐生从心里到身都极度的舒畅。

    罗蔷蔷心颤了,给他亲的魂儿都丢了,比那次土丘中指事件更不堪呢,“不要,受不了。”

    “哈,你明天乖乖休息就好,伯母要是打来电话就说要陪汽造的人进行艰难的谈判。”

    “只能这么说了,羞得我哪有脸见人?罗董事长装病吧,不然胡国强他们怎么想?”

    “嗯嗯嗯,明个儿我让林菲照顾你,你顺便教教她怎么做淑女,汽造的事交给我。”

    这一刻罗蔷蔷真有了做人家小娇妻的那种感受,眼睛又有点红红的了,温顺的点点头。

    第二天,唐生和高玉美去了凤城汽造,去之前唐生和关瑾瑜让他联系的那人通了电话。

    那人是凤城汽造的副总,姓王名川,五十来岁的模样,红光满面,腆着个大肚子,梳着大背头,颇有[***]官僚的鲜明形象,做为汽造的副总之一,他是挺替这个集团涨光的啊。

    的确是,凤城汽造也算国内国产车制造商中的二流企业了,光是职工就超过两千多人。

    至于他和关瑾瑜是什么关系,唐生也没问,关瑾瑜也没交待,大该关瑾瑜也没和他这边交代什么,事实上关瑾瑜都不了解唐生的底子,能交代什么?结果一碰面,唐生就看出王川的倨傲神情了,三五次把带着混沌色的眼神往高玉美身上溜达,如此一来,唐生失望了。

    头一次见面双方大体勾通一下了,王川显然对江齿没太多信任了,表现出合作会有困难。

    离开汽造后,在车上唐生和关瑾瑜通了话,“小姨啊,那个王川、他是一只神马鸟?”

    “呃,怎么了?普通关系吧,也是我在省城工作时别人介绍的,后来他多次找过我,说话办事也有分寸,还算个懂礼的吧?怎么听你这口音好象不大对劲儿?谈不拢?还是……”

    “小姨啊,知人知面不知心,画龙画虎难画骨,姓王的纯就是一头披着人皮色.狼,你说就和我谈话一共十分钟吧,那眼珠子就在我女秘书身上溜达了十八个圈,神马货色,靠!”

    “不能吧?唐生,你带了女秘书啊?这不是让他误会吗?呃,对了,你不是说蔷蔷吧?”

    “蔷蔷?幸好不是,不然我当场发作了,是高玉美,你熟悉吧?我强忍下来了呢。”

    “高玉美?高宏建的闺女?你怎么和她混一起了?我可是听说这个高小姐不大正派。”

    “玉美姐是瑾生股东之一了,有些话回去和你说,我就是告诉你,那个王川办不了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