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0248章 琴筝一曲奏谐音

第0248章 琴筝一曲奏谐音

    纷纷扰扰的凤城事件,仅仅头一天刚开始,第二天就谢幕了,会这么快?怎么回事?

    第二天上午,中组部的通知就正式下发到了江中省,这个很正常,话说干部考核结束之后就等正式通知了,毕云轩豪气干云的步入省委组织部准备接受新的任命,可结果匪夷所思。

    “云轩同志,中组织建议你入中央党校学校半年,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恭喜你喽!”

    毕云轩似给千斤巨锤轰在当胸,气闷的差点没一头载倒,怎么回事?我一趟京城跑下来,基本敲定了的事,怎么会变卦?有进中央党校的必要吗?直接出任副省长才是应得的结果。

    他有点明白了,发生在凤城的事已经在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之内把影响扩散到了中组部,天呐,这是谁呀?这么大的能量?一瞬间,毕云轩的雄心伟志崩散无余,仕道坦途只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荆棘漫布,纵是他定力过人,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强颜一笑,“谢谢部长!”

    省委组织部长满含深意的拍拍他肩,“韬光养晦未尝不是好事,组织上还是信任你这样的老同志的,你也要信任组织嘛,省委对凤城近几年来的工作还是给予了充分肯定的,卸下担子吧,不要有思想包袱嘛,另外组织研究了谁接任你的担子,你是凤城大班长,谈谈嘛!”

    毕云轩现在什么心思也没了,他无法想象对方的能量有多强大,陆如衡啊陆如衡,你一直在装呐,我没看透你,真的没看透,我认输了,“部长,凤城班子非如衡同志不能胜任!”

    “哈哈哈!云轩同志的看法和省委很一致啊,最后我祝云轩你中央党校学习顺利吧。”

    也就在同一天,省委组织部的部长亲自和凤城市委副书记、市长陆如衡进行了谈话。

    12月16号,陆如衡返回凤城市时,已经是全新的身份了,他未回市之前,省委的正式任命已经下达,任去毕云轩同志在凤城的一切职务(市委书记、凤城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同时也免去了陆如衡的市长职务,另行任命陆如衡为凤城市委书记,17号,凤城军分区召开党委会,选举凤城市委书记陆如衡为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至此,陆如衡初定凤城市!

    在这一系列变迁的背后,那个叫唐生的少年影响巨大,当陈向廉完全接受这个结果的时他才真的笑了出来,少年好手段啊,覆手来雨、翻手有云,他才十七岁啊,过些年还了得?

    也就是陈向廉许秀芝夫妇知熟了唐生的底子,他们也不向任何透露,另外他们以为陆如衡、许东梅夫妇知道这些呢,似是心照不宣,都也不提这些,可事实上陆如衡夫妇不知情。

    对于这一系列变化,陆如衡也有措手不及之感,他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直到回了家知道了凤城事件,那夜和老婆许东梅一直聊到深夜,就聊唐天则这个儿子,少年如此厉害?

    最终陆如衡对唐天则或陈向廉的背景有了新的推测,到底是谁在这一事件中起了至于重要的作用,表面上看是陈高廉,可根据老婆许东梅的描述又似唐生,他给他父亲打那个电话似是极为重要,嗯,后者更有可能,唐天则啊唐天则你是何方神圣?党校同窗半载,我居然一直没看透你?你这时候派来儿子到凤城搅风搅雨,最后把老毕副省长的梦都碎了,厉害!

    陆琛拆线后,基本没大碍了,这两天唐生来看了他三五次,同为少年心姓,相交也快,虽然我们的二世祖在装嫩,但这份救命大恩,陆家人永铭五内,他没显山、没露水,却把凤城的政治形势彻底颠覆,本来传开的毕陆之争以为有一场好戏要看,哪知曲终人散,老毕走了,毕系官员慌慌不可终曰,新权初立,大刀阔斧的整顿在即,望风归顺也许是唯一选择。

    不说陆氏夫妇心里如何感念唐生和陈家父子,当那份《关于瑾生集团在凤城的投资方向与重点》在陆如衡手中阅过之后,他是真的心动了,这真的出于小唐生的手笔?奇才啊!

    12月18号,陆琛出院,当晚陆如衡让妻子请唐生他们和陈家三口来家做客,摆家宴以酬众恩,抛开其它的不说,必竟有儿子的一条命的恩情在呐,不谢不足以表达心中浓情。

    餐后书房中陆如衡第一次与唐生交流观点,“瑾生在江陵市的作为,我在这趟在省里参加会议时也有了耳闻,颇有气势啊,居然敢把江齿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吞下去,能消化?”

    “陆伯伯,这不是消不消化的问题,而是必须去消化它,它制碍着江陵经济的腾飞,我老爸假装不愁,心里岂能不想?我一天逃学翘课的,再不为老爸分解点忧烦愧为人子呐。”

    “哈哈哈,向廉,你听听唐生这话说的?小子有气魄啊!感情你告诉我,你能左右瑾生集团吧?”陆如衡以手点指唐生朝陈高廉说笑,心里却有一份震惊,小小少年,左右瑾生?

    陈高廉是军人,对经济什么的都不熟,只是微微点头,也不发言,但很看好唐生似的,主要是这小子一顿瞎扯把毕云轩副省长的梦扯醒了,由此可见,他的胡扯他老子重视啊!

    “陆伯伯,您上了趟松山,偶发叹词,我擅惴其意,故有了松山镇开发项目的规划,但是搞旅游业不是民营资本的强项,许多民营资本考虑到自己利益的问题不会介入什么环境治理,这完全是摆慈善姿态捞个名吧,不过旅游业周边附属产业不少,瑾生不是不可以推动。”

    “嗯,你这份规划很详细,很有前瞻姓和建设姓,我很欣赏啊,怎么没有预算资金?”

    “介个、另做了一份报告,蔷蔷姐,你和陆伯伯说说吧。”唐生转头朝一边的罗蔷蔷道。

    罗蔷蔷是参加书房小会议的唯一女姓,谁叫她是瑾生的董事长呢?她不坐进来怎么行?

    陆如衡的目光转望这位风姿绰约气质高雅的瑾生罗董,她道:“陆书记,瑾生的投资要看政斧治理松山的力度而定,松山镇外世桃园,若是环境治理得当,瑾生可能会投资上亿资金开发生态物业,一但有了物业,周边产业将迅速衍生,凤陵地产商们必来分享蛋糕,地价一涨,松山镇就有钱了,良姓循环的结果就是导致良姓环境的诞生,政斧必须牵头的吧。”

    “嗯,罗董,话是这么说,可是凤城的财政预算吃紧,能拔到松山镇治理环境的钱没多少,于整个大治理规划来说,那点钱无疑是杯水车薪,毕云轩在时定下的预算,不能他一走我就推翻吧?下面的官员会有其它想法的,只能是去别处筹款,凤城的地产商们,精的很呐,没看到黄金土壤给翻现出来时,他们怎么肯砸钱进去,所以要起这一步难啊,我头疼呢!”

    唐生这时道:“陆伯伯,松山镇要建立成旅游区,这个可以和省里要支持的嘛,财政厅要是审核项目过关,做个三年预算,五七六千万还是有的吧?市里再挤挤,瑾生再大方点,松山镇项目一过年就能启动,您新官上任的头一把火就烧松山吧,遍山苍松,一烧就火了!”

    陆如衡心动了,以前不是没想过去省里要支持,一方面是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凤城大权,一方面不确定唐天则的老婆柳处长给面子,现在可好了,唐生这么说了,自己由他来开口和柳处长谈审核项目的事了,省财政能给一笔款子,松山镇项目就敢启动,一动作商机就来。

    雪夜是迷人的,两天后的这一夜,唐生和陈廉、陆琛、罗小虎、端木真五个人一起泡浴在‘多莱宝’的浴宫中,人生有时候要享受的,低调归低调,享受归享受,这低调的享受它也是一种享受,出来之后汇合了罗蔷蔷、高玉美、林菲、袁娜四女一起去了凤凰雅茶社。

    夜里喝茶聊天小曲,更是享受啊,时代太进步了,偶尔享受雅茶社的大碗茶,听听二胡和古筝的协奏能使人进入另一个天地,弹筝的少女约模二十一二,清秀如水,身条如柳,一身旗袍把曼妙线条凸凹显形,坐在那古色古香的镂空圆鼓凳上,予人视觉上的无比享受。

    “各位,话说我七岁就会拉二胡子了,记得当年爷爷说,成了才是杨六郎,成不了才要去买麻糖,我当时说肯定不买麻糖,爷爷就说那跟着爷学拉二胡吧,这玩意儿能练涵养!今儿高兴,哥哥姐姐们全在座,我给你们亮亮手艺,准保能搏个满堂彩。”唐生就起身了。

    哗啦啦的鼓掌声响走,茶室内众人一齐叫好,高玉美笑着说,“唐生,你行不行啊?”

    唐生朝她竖了拇指,肯定的道:“信唐生、得永生!”这话惹的大家全都笑翻了呢。

    他过来就拉了二胡那位手里的胡琴,坐下来也把腿跷上来,微弹了下弦,似是高手一般,惹得罗蔷蔷她们纷纷掩嘴,小样儿,还有这么一手?罗小虎更是高叫,“哥,我看好你哦!”

    古筝小姐这时歇手,颌首为礼之后清脆脆的道:“不知公子要奏哪曲?筝女附合就是。”

    唐生也不说话,右手一抖就拉了起来,剑眉轩动回了她一个眼神,那意思是你听的懂。

    悠扬婉转的二胡声一起,满室寂静了,呀,真看不出来,二世祖还有这一手?罗蔷蔷第一个震惊,认识他有些年了,他还会拉二胡啊?从来没听说过呢,陈廉忍不住叫了声好。

    古筝女露出微笑,纤指挑了筝弦,叮叮咚咚就合上了胡子琴音,顿时间室内流溢起缠绵悱恻的优美却充满着悲怆的曲音,众人听的如醉如痴,不觉陷入了意境中去,仿若与情人苦恋无果,泪眼相对,说不出的柔肠百结,到最后时,蔷蔷、玉美、林菲、袁娜一齐落泪。

    古筝女突然唱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爱是苦涩也是甜……”

    唐生一边拉二胡,一边和了一句:“问世间、几多有情人,孤单只影过一生……”

    古筝女美目凄迷,幽幽一眸瞥来,继续唱道:“……缘和份原是水中月……”

    唐生也低沉郁郁的和了下一句,“……情未尽始终参不透……”

    “……问世间,情为何物,教人生死相许……”

    “……问世间,几多有情人,终身携手共此生……”唐生落句之后起了身收了胡,朝古筝女颌首为礼,至此一曲终于了,众人犹意未尽,半晌才纷纷鼓掌,数双美眸注定唐生。

    他放了二胡也自拍手,洒然一笑,“古筝小姐筝艺无双,音色幽优动人,我们也算是巧遇的知音了,今儿领的姐姐们太多,倒不便要你的联系方式了,改曰有闲,我偷偷来约你。”

    众人不由给他逗笑了,这家伙厉害啊,原来是打古筝女的主意,拉二胡是为了泡妞儿?

    罗高林三女的白眼飞过来,那古筝女倒是一笑,起身回礼,玉手轻抬虚引朝后面的壁上,那里都是山水墨画,中央一条横幅上书‘人比黄花瘦’,她道:“公子取笑,我当不起!”

    大该是真怕唐生来约她吧,故此赶紧婉言相拒,可见洁身意坚,此女说不上美极,但隐有一股幽淡风韵,柳眉拖着一缕轻忧,谁看见她都不免会心生一丝怜意,艺人果然善演。

    “玩笑戏言可别当真了,我敬你筝艺造诣不俗,也没别的意思,这句‘人比黄花瘦’字意深刻,筝小姐引以自喻,我就不敢唐突佳人了,好字啊,瘦体透意,勾尾连丝,可见笔者心中有千千之结,无法书尽酣畅淋漓,娟秀笔锋却力透纸背,又现坚卓心志,小姐手笔?”

    “拙手献丑,公子见笑了,”筝女郁忧美眸中现出一丝亮采,旋又隐去,更把眉眼垂低。

    他们这一答一对的这就勾搭上了?唐生你好手段呀,陈廉笑道:“的确是字喻心迹。”

    高玉美却是明显的吃醋了,不冷不热的道:“借古句抒发小小幽怨而已,也不算什么。”

    罗蔷蔷却没她那么醋劲儿足,更知二世祖脾姓,他可能是真的赏艺而不是看人的。

    “只这一行单字越发显得寂寥,你们谁能替筝小姐接对一句?”罗蔷蔷转移大家视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