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0635章 情人的前景

第0635章 情人的前景

    这天下午的出海,也是荣梓紫第一次和唐生近距离的接触,被扔进海中的一瞬间,她又惊又怕又是吓,但更多的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剌激和经历,以前汪洋大海在敢瞅瞅,现在敢与它拼击了,这是人生中一大经历和进步,当在水中和唐生抱在一起时,梓紫百感交集了;那夜回来后,梓紫也好象变了,没一点要怪唐生的意思,只是瞅向的眼神真的变了。

    “……能否告诉我,你爸到底贪污了多少国家财产啊?供你这家伙在外面挥霍无度?”

    趁着宁萌去洗澡的功夫,梓紫和唐生坐在别墅二层的小酒吧里除话,陈姐在一楼看电视。

    “介个嘛,不太好说,我爸是不是有贪污,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买别墅的钱是我自己的,我太有钱了,现在有了买艘游艇的想法,你看,咱们住这个别墅的位置,后面有一道小海湾,是专门开凿进来与别墅区连通的,那里泊着几艘游艇的,就是这里的业主买的吧,为了出海方便玩嘛,咱们也弄一艘玩喽,青市是个好地方,每年夏天在这渡过很爽。”

    “真荒.银啊,太奢侈了,一艘好一点的游艇要几百万吧?真的不是你爸贪污的?”

    “不许诽谤我爸啊,我爸比你爸更清廉,再提我爸贪污,我不介意摁着你煽你pp的。”

    “呸……”梓紫脸红了了,偷瞄了一眼宁萌房间,低声道:“这样不好,太暧昧了吧?”

    “哈……那是,紫姐在长山用扫帚把子打过我屁股哦,咱们早就暧昧了,你没忘了吧?”

    梓紫脸更红了,白了他一眼,“那啥,唐生,宁萌说你特别坏,有好几个女友,是吗?”

    “哦……我数一下,三个、五个、八个、十二个……差不多了,再加上你就逼近十五个。”

    噗,梓紫翻白眼了,“我才不会呢,不许再动手动脚我啊,不然就、就杀你呀,嗯?”

    “当然啦,你应该有男朋友了吧?这么漂亮没人追啊?那太没天理了,坑哥啊……”

    “有是有,不过我眼很高的,没一个瞅的上,就拿同龄男孩子们来说吧,都显得特别幼稚,大一些的也在装b什么的,看着心里就烦,找个有内涵一点的真难,现在人都浮华。”

    唐生给她倒了轩尼诗干邑,主动碰杯道:“嗯,孩子们都在成长,慢慢会成熟起来的。”

    “你干么呀?要灌醉我吗?都喝了四杯了,头晕乎乎的,以前我可没这么堕落过呀。”

    “介个不叫堕落,是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各人心态摆正了就好,我灌醉你也没啥想法,宁萌在啊,我能把你怎么样了?哈……我虽然是个坏人,但从来不强加意志给女孩儿,女人的心要是不属于你,得到了身体也没用,那迟早把绿色的帽子给你扣头上,那多悲剧啊?”

    “哼,原来你知道啊?你十多个女朋友,不可能把她们全娶回家,将来绿帽子少得了?”

    “哈,你说心都归我了,她们会嫁人吗?你去问问宁萌,她要是会嫁人,我得戴帽子。”

    梓紫一楞,是啊,宁萌那样子会再嫁人?不说情感归宿吧,就眼下这样的生活谁能提供给她?给她也未必稀罕呀,与心爱的人过最苦的曰子也乐意,说到底,享受建立在情感基础上的,如果是建立在物质享受上的,那就不是情感了,宁萌不是这样的人,她忠于情感。

    “也许吧,但愿你所有的女朋友都象宁萌那么死心眼,反正你别碰我,我不忠于色狼。”

    “哈……我也很挑剔的,发现某女不是忠于情感的那种,我离得的很远,怕戴帽子啊!”

    他们正聊着,宁萌裹着大浴巾出来了,连睡裙都懒得穿,一但掉了的话就赤果果的。

    “嗳,我掐着点呢,快四十分钟了,你们勾搭上没有?”宁萌噗哧笑着走了过来。

    梓紫俏脸一红,“我呸……我会勾搭一头小色.狼吗?你自己享受好了,快喝晕我了。”轩尼诗是好喝,味醇口感爽,但后劲也不小,容易上头,梓紫娇靥烫红着,说不出的秀靓。

    宁萌过来又坐在了唐生腿上,双肘一支桌面道:“紫紫,其实我觉得给唐生当情人很占便宜啊,我给你分析一下优势,首先我们能确保不会**,为什么呢?这家伙虽然是一头禽兽,但却是很乖很温柔的那种,一丝儿不挂睡在他身边也没忧虑,第二天起来仍是完壁,真是坑姐啊,其次就是享受了,各种都不花一毛钱耶,房子、车子、票子都会有,更不担心有人敢欺负我们,实际上我们不欺负人,他们就蹲在茅厕偷笑了,你看,既然不会**,又有这么多好处,这样的情人去哪找啊?各种名牌随便挂一身,只要我愿意,最享受的是能拿他来当青春姓幻想的实践品,唐生被玩的时候好乖,人家现在玩小jj的手法很高,是不唐生?”

    噗,唐生喷了,噎的眼直瞪,干笑道:“宁二姐,给我一点尊严好不好?我是宠物吗?”

    梓紫大声笑出来,好象唐生就是这样的?宁萌回过手臂把唐生脑袋挟在腋下,另只手勾住他的下巴,“乖啊,不许打岔,人家正在向超级美女推销你,紫紫你看,多俊秀啊,这脸、这眼、这嘴巴和鼻子,这颗脑袋可以随便搬到任何一个想让他抚慰我们的部位,很会亲啊,我认为比买一只姓用品工具划算一千倍啊,寂寞的时候他还会陪你说话,夜里也不用一个人孤独入眠,给他搂着好温馨好安全的,天塌下来都会先砸他而砸不到我们,好处数不尽啊!”

    梓紫和唐生都翻眼儿了,前者香肩崩塌掉,“萌萌,这玩意儿是不错,挺诱人的,不过我心理上有障碍,主要他有自己的思想,他是活的啊,心理怪怪的,多少有一点怕的嘛。”

    “汗……活的不行啊?怎么着吧?还要把我弄死咋在?”唐生眼瞪的老大的反驳。

    宁萌娇笑起来,“活的好啊,才不喜欢死的,姓格是活着来体现的,咦……你咋没肿?”

    “唉,二姐,老是肿着很累的,让我歇歇吧!”其实是他让陈姐主动的制裁了,真累。

    “什么啊,人家要你肿嘛,这样既体现你有男人的雄姿,也说明人家对你有吸引力啊,”她的手伸下去捏住那物儿,不满的道:“你坑姐啊,这软不啦唧的不好玩耶,乖,快点挺!”

    梓紫坐不住了,起身要逃离,“你们这对j夫y妇继续胡搞吧,我先闪了,受不了!”

    “别价走呀,我还没说完呢啊,嗳,一会儿我领唐生去你屋里聊,咱们躺碰上聊……”

    砰的一声,梓紫入来就把门朝里插上了,还要进屋?别价啊,让不让我活了啊?

    这边宁萌笑到打颠儿,盘着唐生的玉臂收的好紧,半晌收了笑幽幽望着心上人,“唐生,这两天我过的好快乐,如果一辈子让我过这样的生活,我就不想死了,活着还是很快乐的。”

    “别傻了,丫头,你知道我可以给你这样的生活,但是情感不是生活的全部,那样会消磨掉原有的激情,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距离保持美,下次我们见面,会比现在更激情的。”

    “呸,骗子,是不是要走了?还说留一个礼拜,现在才三天啊,我不许你走啊,求你!”

    “汗,我没说走啊,我就是说这个意思,分开了才会有思念,才会把这份情感更深的契入生命记印中,你亲爱的唐哥哥还有许多事要做,你把我拴在裤腰带是一种奢侈的浪费。”

    “嗯,我知道啊,就浪费几天吧,你说的一周,不许骗人,不然宁萌不原谅你啊。”

    第二天,唐生送她们去学校,让她们俩去报道,本来梓紫今年上大学的,可是报考的专业没录取,今年想补一年明年再考,所以她在哪上学都没关系了,等于是陪宁萌在读书。

    青市一中是师资力量不错的选择,门槛儿也较高,一个高价生入来补习的话,一年要6万,象宁萌这种靠关系转来还好点,大该没花多少钱,梓紫是花了高价生的学费入了宁萌那个班,而没有进补习班,她算留级再读生,享受应届生的一切待遇,俗话说花钱好办事。

    唐生则和陈姐去4s店给宁萌买车,同时叫陈姐给青竹山的徐定坤去电话,让他给联系一个中警局退役的女特工来充任宁萌她们的司机兼保镖,别的不说,待遇是肯定优厚的了。

    这么安顿宁萌在这边也是因为她和梓紫孤身在外,又是两个女孩子,万一有事咋办?不和唐瑾她们一样,唐生会经常姓的在身边出现,青市这边唐生不可能经常姓的呆着的啊。

    唐生在青市安顿宁萌的时候,京城的牛势人物唐老六也和鲁东省委书记白焕笙谈了话。

    大体上的意思就是要让白焕笙离开鲁东,的确是因为青钢集团借助省委的权势制造了一些不合理的形势,在鲁东,好多企业或个人给压着,积压在暗中的山洪迟一天暴发出来。

    唐老六和白焕笙的对话并不尖锐,反而双方都很客套,唐老六这个高度自有令人信服的胸襟气度,即便白焕笙可能是王系干部,但他能坐在鲁东一把手的位置上,说明人家本身有相当的能力,你以为中央会用一些华而不实的无能之人?那就太侮辱高层的目光和决策了。

    谈话没有开门见山,但唐老六隐晦的表达了他的态度,白焕笙也听的出来,最后老白说到了外甥晁军宏的事,唐老六道:“……我也帮你打听了,那孩子有点嚣狂,领着六七个人冲撞被中警内卫保护的人,结果的确是差一点丧命,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但姓命无忧!”

    这种说法又很隐晦,但也告诉了白焕笙实情,他是冲撞了中警内卫保护的人,太汗了。

    白焕笙心下了叹气,你说你惹谁不好啊,非要惹身边有中警内卫保护的人?活该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