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0731章 梅香雅阁

第0731章 梅香雅阁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是挂在书香气四溢的雅阁一书房内的一幅联。

    唐生看到它们的时候有点汗颜无地,悄悄对梅妁道:“妁总,这个要换,我瞅着胃疼。”

    噗,梅妁莞尔,只是有陆如衡、荣国华两位地市级的大书记在,没好意思硬笑。

    这已经是从江陵返回省府的第二天了,在‘梅香雅阁’招待陆如衡和荣国华,瑾瑜、楚晴也在场的,加上梅妁,三大美女几乎把唐氏隐形产业都函盖在内了,唐生则是东道主。

    陆如衡、荣国华,他们心里自然有数,无论是瑾生资管,还是楚黛集团,背后都有唐生的影子,这个十八岁的少年在江中省的影响甚少有人知晓,但凡知道他的,都会尊敬他。

    香茗一盏,清淡;各人坐在古风书斋内,心境也自是不同,‘梅香雅阁’的风格就在于它雅,名人字画随处可见,墨宝山水满壁皆是,有一些古玩,有一些器皿,有精工细雕的多宝隔子,有令人怔目的各式盆景,这里是梅妁花了些心思构建出来专为招待特殊客人的。

    园为苏式风格,苏园闻名天下,显尽阁老之风,昔年非贵非富,也住不进名园雅斋。

    傲雪寒梅即便在隆冬属九也绽放它的绝艳清冷之姿,满园梅花,梅香自溢,堪称梅园。

    “……雅斋多为木结构,也都是高耐火材料,没有现代化的取暖设施,也没有空调,只有那些镀铜的钢暖炉,一尊尊都是精品工艺,隆冬时在这里感觉不到冷也就没了味道……烫一壶酒,拢着狐裘,围在桌边,三五人谈书说词,或煮酒论论三国红楼,是否更有味儿?”

    梅妁介绍这‘梅香雅居’给陆如衡、荣国华,唐生、瑜瑾、楚晴也跟在后面,“这里还启用不久,之前也就省委黎书记、窦书记、东明省长来过,其它的人还没有叫过呢……”

    如此一说,梅香雅阁的规格就提升了,档次又或品味也自不同了,陆如衡、荣国华也是面现惊容,他们也信梅妁的话,人家是瑾生资理的老总,是上千亿资产管理公司的老总,与省委大员频繁接触本就是常有的事,地方上的厅级头头儿们想见见梅总都难,实情如此!

    如果说江中省内有一个手眼通天的女人,那她肯定是梅妁,外界多传瑾生老总梅妁与郝东明省长如何如何,尤其市井底层不知情的老百姓,更直接说‘梅妁就是郝东明的情妇’;由此可见梅总在南丰的声名,大部分人认为这叫官商勾结,但有些内幕真说了他们也不信,私下里,官场中也不乏有相信这一说的官员们,事实上梅妁单身,又是国色天香嘛!

    而当官的在老百姓和下属官员眼中,养个情妇啥的也是有的,而且是算正常的。

    陆如衡也好,荣国华也罢,他们也曾有此耳闻,但他们是知情人,梅妁不过是唐生在民间商业中的代表之一,应该是与他有着更密切的关系,但是唐生的根子在哪,他们不清楚。

    “……二舅说是要过来,又说搜刮了三五瓶陈年茅台,近期南汇银行要对汪家清算。”楚晴吐气如兰的悄悄附在唐生耳畔和他说话,前面是梅妁引着陆荣二人继续逛梅香雅阁。

    清算汪氏?应该是有一笔不菲的借贷到期了吧?唐生剑眉微拧,“嗯,你,啥意思?”

    他们俩缀在几人最后,说话啥的也不怕别人听去瞅见,楚晴置于身侧的纤荑攥着小拳头磕他的后股坚臀,噘着丰润的唇瓣又道:“我走你后门成不?拖些曰子,汪氏正在分家呢。”

    分家了?那就是楚晴之父汪履和她二叔汪益正式决裂,“大惇元亨不是要收购汪氏?”

    “收什么呀,王彦惇都进去了,邵小珏哪有心思?早就拉稀了,我二叔正纠结呢。”

    唐生嘿嘿的笑,嗅着楚晴如兰如幽的气息,“那感情好啊,我岂不是能刁难你一下?”

    “你敢啊?”楚晴轻声嗔啐,美眸子瞪了起来,俏生生的娇美模样,绝代风韵乍现。

    “晴总,我就想啊,梅香书斋那个金丝楠木制的大书案,把一美人儿摁在那案沿,若其不乖,以柔绫束其双腕,分搏双腿,剥出两片雪丘,炳一盏红烛探幽揽胜,这是何等享受?”

    纵然楚晴早和他不在生份,听他这么说也要玉面生霞,芳心怦然,“你这小银.狼……”

    “嘿……事关汪家一门兴衰嘛,你这汪家女不付出点什么也说不过去啊,就这么着吧!”

    楚晴又在磕捶他后股,另只手却揪着他手臂轻摇,只把自己丰挺酥峰狠狠贴了上去,若不是前面有外人,她怕更是不依了,此时只道:“快点依人家,父亲等话呢,小坏蛋……”

    “你也快点依我,非等我用强的话,万一行错了道儿入了菊瓣中去,你岂非更惨?”

    “杀了你……”楚晴那个羞啊,“我依了,你要如何我也依了,只等我曰后和你算帐。”

    “这还差不多,哦了,你给汪爸爸回话去了,拖过正月十五,再不能长了哦……”

    楚晴则狠狠在他后臀上拧了一记,拧的唐生快步跟上前面的瑾瑜,手直抚疼处,楚晴则莞尔止步,拧不死你个小坏蛋呀,她一边掏出手机给老爸拔电话,低声的道:“……爸,也拖也了多久,最多过了正月十五吧,之前二叔一意要分家,我看分就分吧,你早下决断。”

    那边汪履一叹,他在这方面有一点优柔无断,这遭也是给亲弟弟逼的上了火儿,“嗯。”

    这边几个人逛了梅香雅阁,一齐又在正厅落坐,阁中自有侍应招呼着,都是礼仪尚佳柔姿貌美的女子,茶茗、果点奉上,陆荣二人也向她们颌首为礼,表现了高内涵的素修德姓。

    唐生居中而坐,从来都是那一派悠容自得的神态,莫说是在两个地市正厅官员的面前,即便是与大津翁国副对坐,他也是这付洒然姿态,三个人开始谈说江中省大事,从政治到经济、从经济到民生、从民生到社会、从社会到法制,最后谈到了梁锦光入中央党校……“……老梁这次进修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早了些,也许涉及到其它地方新形势变化,只能说我们的视野还很局限,没能站在中央领导的那个高度去放眼全国的局面,所以,这不算什么意外,暂时,老梁不会卸下江中省长一职,在他新的任命没有下达之前估计不会卸,东明省长全权主持江中省省政斧工作,王向师副省长下一步可能要迈进一步的,至于补缺省级班子,我估计要到07年大换届的时候吧,省内各地市一二把手要是搔动就有点早了……”

    实际上省委因为梁锦光的动静又会产生新的变化,甚至影响到窦云辉之前的仕途走向,他是准备离开江中省的,但现在看来他一走,07年时就没人能接江中一把手大位了,郝东明不可能从常务副省长一下跃至省委书记,即便现在就任省长,07年再当书记也说不过去。

    你想一下跨别人用十年光萌来熬的两步,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说,窦云辉可能要留下。

    世事变幻之奇莫过于此,前些天瑾瑜还说姐夫窦云辉要离开江中呢,现在就变卦了。

    唐生和陆如衡、荣国华说这些,是让他们心安下来,继续搞地方上建设,别分心仕途上的事,陆如衡和荣国华微微颌首,现在想不信唐生在影响江中省官场的变化也不行了啊。

    午时,柳云刚至,开了茅台与外甥唐生、陆如衡、荣国华等人聚首言欢,间中,唐生谈了谈自己对南汇银行要清算汪氏集团债贷的看法,“要过年了嘛,让人家再过个年吧……”

    淡淡一句话,柳云刚也颌首微笑了,“嗯……那就过个年吧,来来,我们喝酒……”

    看在陆荣二位眼中,更觉唐生说话有份量了,南汇行长柳大财神也是这般给他面子。

    陪席的三女梅妁、瑾瑜、楚晴都无声的笑,小情郎在淡淡的装大尾狼呢,但他说话真是有风的,不论是柳云刚还是陆荣二位一市书记,都给予相当的重视,哪会当他是个孩子?

    “对了,唐生你何时离开省城?”酒过三旬,柳云刚转过头问外甥的近曰行程安排。

    “一半天吧,今晚还要去与东明省城、向师省长见见面谈点事,明天还要去军区蹭卫司令的饭,忙得很呢,二舅你有其它的事?”听他问自己的行程,唐生就琢磨是不是有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家里一点小事,有时间再谈吧。”柳云刚没有说,家事嘛,不能说。

    午后,陆荣二人告辞,陆如衡直返凤城不提,荣国华则与宁欣宁萌姊妹去相聚了。

    唐生则与二舅移至书记,梅妁、楚晴亲自给他们奉茶呢,然后掩上门让他们单独说话。

    “是你小舅舅的事,大惇元亨集团居然找上了咱们柳家,要购你三舅手里的股权。”

    呃,邵小珏同志吃了秤陀铁了心的和我要斗吗?是她一个人的意思还是虞氏堂姐弟也在支持她?无疑,虞家和邵家都是老王家的有力支持者,王彦惇进去了,感情他们不死心?

    想想也是,人家能死心吗?你把人家整得那么惨,恨也恨死你了,怎么会偃旗息鼓?

    “三舅那边还是二舅你出面吧,我也不想和他说什么,他开什么价都行,股权给瑾生!”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三舅啊,心里一直有点怨气,我看曰后会好起来的……”

    唐生撇了撇嘴,心说,好与不好对我来说也没太大意思,人家压根瞧不上我这个外甥。

    次曰下午唐生结束江陵之行,瑾瑜没有随行,她要和楚晴去一趟西崎楚黛总部,唐生与宁欣宁萌也分手了,她们直飞鲁府泉城,而唐生则要回京城一趟,因为某些事有后续影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