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0732章 告诉她你是一只恶狼

第0732章 告诉她你是一只恶狼

    燕山也是银装素裹,份外妖娆,望京北,群山重叠,万仞竞天,浑雄气势岂止等闲!

    青竹山先上先看望了爷爷,把江中带回的土特产给老爷子留下,唐生开着军牌奥迪下山。

    丁村长会同翁元、军老五他们在‘京盛源大饭店’给小唐太子接风洗尘,林家姐妹跟碰上丁大村长,翁元身边是新欢秦晓,军老五很少在身边带女人,他予人一种王老五的感觉。

    意外的是高小山也回京了,他领着刚追到手的爱人庞娟儿来赴会,挟在他们中产蝗还有一灯泡儿,仝倩倩,这美女也暂时没追求了,自那曰给唐生吓到之后,都不敢再见他了。

    倒是仝女导师庞妈妈很关心小痿哥唐生的状况,几番和仝女说‘领来他,我看看吧’。

    汗死的说,能领他去吗?能剥了他的裤子给庞妈妈给看吗?仝女是打死也不会领他去的,只说情况有好转,这话说给唐生听后,他也是直翻白眼,‘妈’一级的肯定是不见的。

    开什么玩笑?拐骗了仝女已是万般没奈,再哄一个‘庞妈妈’?庞娟儿还不找我拼命?

    嗯,仝倩倩的导师是庞娟儿的老妈,也是高小山的准丈母娘,只看小山和庞娟儿眼神里的暧昧传递,再瞅庞娟儿舒展开的眉目和眼底内隐匿的春.情就知道这两个人已经那啥了。

    夜宴时,唐生谈到了虞氏堂姐弟,高小山、丁海军、翁元、军老五都不以为然的神情。

    只是他们在女人们面前还都装着,也就仝倩倩隐约知熟一些唐生的底子,她不在京中长大,对京中公子哥没认识,上次不是在总参撞见唐生,也不晓得他是能办了大事的人物。

    前次来京唐生和她去看望了仝老爷子,仝倩倩才知唐生上青竹唐嫡孙,但她没和谁说。

    庞娟儿不清楚高小山的底子,她和仝倩倩一样,在不京中长大,对京圈儿是陌生的很,至于林氏姐妹和翁元身边的秦晓更不知道她们身边的男人是什么底子,好就好上了,不计较那么多,这时候唐生说虞姬美、虞风亭他们,她们也都不听懂,因为她们离那个圈太远。

    女人们只谈女人们的事,比如仝女和庞娟儿偶偶低语,林家姐妹也是低声说话……丁海军对虞氏姐弟也不陌生,哼声道:“姓王的二进宫了,谅他们虞家姐弟能翻什么风浪?当然了,人家必竟是有职有权有钱的主儿,比我这个村长可是混的牛b的多啊……”

    高小山嘿嘿笑道:“你丫的就少酸吧,你能当上村长都不知走了多少后门吧?满足吧!”

    翁元也道:“这话说的我爱听,这家伙就是个村长,前面也得加俩字:流氓;哈……”

    “流个蛋氓,老子现在是统御千余号村民治大富的模范村长好不?那锦旗都发了?”

    “什么锦旗?新时代流氓标兵?我靠,黄柳镇政斧有欠考虑啊,锦旗可不能乱发。”

    “外行了吧?锦旗是上级机关给发的吗?那是老百姓拥戴我的铁证,为民的村长啊。”

    他们几个就没正形儿,唐生和他们说点正事也难,没一个有有觉悟的,瞎扯乱侃的话那是一个比一个溜嘴,害的我们唐小爷有些纠结呢,几女却听的好笑,一个个抿嘴展欢颜。

    就见林秀荭不时的瞟唐生一眼,自从王三蛋事件以来,她心里就刻印下唐帅锅的影子。

    仝女就发现双胞胎之一老是瞅唐生,纤手就在某人大腿上拧,然后给他递眼色,唐生其实早发现秀荭带着羞怯的偷窥了,他是假装没看见,不敢再沾惹了,女人都多的溢了出来。

    “明儿你得帮我个忙,我们医大学生聚会,都有男朋友了,就我没有,你冒充一下。”

    散宴之后去了某夜店,仝女对唐生这么说,唐生就回了一句,“介个、还用冒充?”

    他一语双关,令仝女秀面通红的,又伸手拧他,只是拧的很柔很暧昧,“你以为呢?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小孩儿,咱们的事你就忘了吧,我总得嫁人的啊,不然我怎么交代?”

    唐生扁了扁嘴,嘿嘿笑,在她耳畔道:“你哪有脸嫁人啊?心理上就没点障碍?”

    “我就恨不得宰了你这小混蛋。”仝女何尝不是为了这事纠结,在他面前说嫁人的话,也只是剌激一下他,唐生手揽过来,大手顺着她臀外侧往下衬,仝女乖乖欠了半边身子让他把手垫在臀下,任由他捏揉自己丰韧之丘,一颗芳心也是怦怦的跳,“你养我一辈子啊?”

    这话声儿低的有若蚊鸣,带着颤音,挟着无比的羞怯,隐露出复杂而郁结的矛盾心情。

    “养自然是养得起,却害了倩倩一生幸福,我心里也是不忍,但你若嫁人,我同样有心理障碍,你三番五次把我裹哄的爽丢了魂儿,我当你是我的女人,你嫁人,我岂不是绿了?”

    “那么,如果让你做个选择,你是愿意绿了呢,还是愿意让我获得一生的幸福?”

    唐生嘿嘿一笑,“你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你要是能心安理得的去裹哄另一个男人、能弃我如敝屣,我迟一天也得绿茵茵的,趁现在不太绿,你还不如嫁人呢,我分析的可对?”

    “呸……少臭美吧,当我会爱上你这个小屁孩儿吗?只是玩玩你罢了,”仝女嘴很硬。

    但身子给唐生挟的更紧了,也感臀下的手在大力捏自己,“原来仝倩倩是外表纯洁内心放荡的个姓,好吧,我今夜就摘了你的蜜桃,明儿甩了你,你去嫁人吧,让他替我刷锅。”

    “你这小禽兽,不带这么欺负女人的。”仝倩倩嗔啐着,也给他捏的浑身火烫了。

    “对女人不禽兽的男人不是男人,快点发誓只做我一个人的女人,不然在这就收拾你。”

    仝女身儿都软了,只把烫烫的唇瓣贴在他耳边,啜着他温软的耳垂吮了两吮才道:“我又不是潘氏金莲,自然是你一个人的,这辈子都是你一个人的,只是当了情妇,心好不甘。”

    唐生回过头压住她的唇吮了,分开时见她脸上有泪光,“来生我一定赎罪,委屈姐姐了。”

    仝倩倩把唇再度贴上,主动吻他一记,“爱了就不悔,你的罪我们一起承担,因为我也爱你,但你若有弃我的一曰,我就死给你看。”又是一个贞烈烈的女子,唐生把她搂紧了。

    夜店有夜店的**所在,幽暗而昏黄灯影释放着暧昧色调,悠扬的音乐倾泄着浪漫,小舞池里男男女女搂做一起,低诉柔情万种,最过火儿的就是高小山搂着庞娟儿和丁海军搂着林秀芝了,这俩流氓仗着幽暗光线的掩饰都把手摸到二女屁屁上了,翁元和秦晓算纯洁的。

    角落里只孤伶伶坐着林秀荭,她对面是光杆司令军老五,唐生和仝倩倩坐的更靠里。

    看得出来唐生和仝女有关系,林秀荭心里酸酸的,银牙轻轻挫着,从她的观点和认识出发,肯定是受伤了,人家有爱人了,仝女绝秀无伦,比自己只强不差,难怪他不看自己。

    可不是唐生看不上林秀荭,这小家碧玉有独特的味道,只是唐生不忍伤害她而己。

    “那个小mm对你有意思,咱俩坐一起人家咬牙挫齿的,都恨不得扑上来咬我两口。”

    仝女眼力也精明,自然看的出林秀荭的心思,唐生却苦笑,“倩,我不想伤害她了。”

    “嗯,我这就去告诉她,你是多大一只恶狼,看她会否还瞅着你?”仝女起身了。

    唐生也没说什么,起身去和军老五坐了,仝女则和林秀荭小声聊上了,也不知她说了什么,唐生就发现林秀荭望自己的目光渐渐恐惧起来,汗死,仝姐姐,你把我说的多歹啊?

    他都坐卧不宁了,一拍军老五肩头,“走,老五,上洗手间放水去,一会好拼酒……”

    又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在洗手间放水的时候和虞风亭站在了一起,二人在上次栗丽事件就照过面了,自然是有印象的,今儿有幸站在一起比枪,倒是世纪罕见的一幕,互视一眼!

    这是男人们很本能的一视,但是虞风亭受伤了,尼玛的,这个小牲口,天赋奇雄啊!

    尿完了,鸟是要抖一抖的,很早以前陈姐就告诉唐生,你包皮有点长,放水时记得把皮皮翻上来,放完了要甩干净,不要让残余尿迹存到沟沟里去,会有异味,会引起各种炎症。

    可唐生放水这一幕的动作看在虞风亭眼里就是在羞辱他了,好象他在故意显摆,艹!

    当然唐生没那么无聊,可是人家不这么想啊,虞风亭就挫牙了,目光也幽暗起来。

    军老五在洗手大间洗手,见虞风亭先出来,认识,“哟……这不是虞公子吗?巧了。”

    “嘿,军老五啊,是巧了,”他过来也洗手,还在想唐生的无耻,姓唐的,你等着。

    等唐生出来时他就先走了,回到了某室和姐姐虞姬美、邵小珏说了撞见唐生的事,当然没说龌龊的摆鸟事件,没法开口说这种事,爱人章秀芸在坐的,“这小子居然也进京了。”

    邵小珏一咬牙,“我去会会他,我要当面面问问他,他为什么这么恶毒的迫害彦惇。”

    唐生和军老五出来后,迎面就撞上了虞风亭和邵小珏,看样子人家是专程来找自己的。

    “唐生是吧?我是大惇元亨的邵小珏,能和你单独谈谈吗?”邵小珏风姿很冷艳。

    “呃,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老五你先回去好了。”唐生把军老五打发走了,跟着邵小珏进了夜店的小酒吧,虞风亭一直不说话,要了瓶酒以后放下也走了,让他们单独说话。

    “邵总,闻名久矣,有话明说吧,喝你的酒,我有点不好意思!”唐生笑的很灿烂。

    “没什么的,一瓶酒算啥?我只想问问你,你和王彦惇有多大的仇?”她开门见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