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1074章 梓紫的一夜

第1074章 梓紫的一夜

    夜里少不了和唐瑾先折腾,总得把这美女折腾的累了、睡了才能有别的想法,这是策略。

    结果不到十一点唐瑾就累趴了,香汗淋漓的不想起来了,唐生却冲了澡一拐弯儿摸入了梓紫的房间,这位还受cia蕊片控制的华谍也是纠结的很,她也预见到了自己的‘危险’。

    “啊……你、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呀!”梓紫都换上睡衣了,本来‘陪’她睡的是婉香,这也算对梓紫的特殊‘照顾’吧,王涵没这个待遇,一个人独间,陈姐会关注着她的。

    婉香还没回房睡呢,在客厅和陈姐说着什么,又见唐生进去了,她更不会进来打扰的。

    唐生却肩头一耸,就迈腿跨坐到了床上,光着腿的,浴袍里面肯定是精光,毫无疑问。

    他99公斤的身体坐下来时,软床一阵的晃荡,他所坐的地方就塌陷了下去,双腿一盘,尽量掩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不然更把梓紫吓的要跑,“怕什么?我又不吃你,来聊天的。”

    “不、不聊了吧?我想睡了……”梓紫就咽唾沫,眼看愉快午夜十二点了,聊什么天?

    “想睡啊?那行,一起睡,我脱衣裳……”唐生做势就解浴袍腰间的束带,一脸邪笑。

    噗,梓紫跪了起来,“别……聊天吧,我不瞌睡了!”这次轮到唐生大笑了,她却羞了。

    “哈……你是耍我呢还是耍我呢?”唐生假装瞪眼,梓紫无言以对,却问,“唐瑾呢?”

    “睡了,临睡前和我说,可以去找梓紫聊聊天,因为紫同学下午说你的坏话了,有吗?”

    啊?梓紫傻眼了,下午是和唐瑾说了几句‘挑拔’的话,但很隐晦啊,也不过份,也没想到唐瑾会告状,她怎么什么都说?给唐生哄的太厉害了吧?她哪知唐瑾彻底和唐生一心。

    “没有说啊,就、就是说了几句那啥,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别的意思,真的。”

    其实唐瑾就是提了一句‘梓紫说你花心’,别的没说,唐生就用这个来吓唬她的,“唐瑾也没说什么,就说你说我‘花心’,是不是没吃到李子嫌李子酸了,趁今夜,咱俩吃吃?”

    噗,梓紫心慌的双手抱着屈起的双膝,象王涵上次那样露底了,她却浑然未觉,那雪色的大腿和浅色的小底裤一目了然,隆起的沟部显出极不显眼的凸凹不平微波,似是有中缝。

    这光景是够叫人眼热的,唐生也都舔嘴唇,但他清亮的眸光又不色,梓紫却要崩溃了。

    “不、不吃,我晚上吃饱了啊!求求你,唐生,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考虑,我怕。”

    “这样啊,那你告诉我,中国人好呢,还是老美人好呀?你爱你的民族还是美利坚?”

    梓紫震惊的望着唐生,心慌到了极点,银牙咬着,“我、我当然自己民族了,咋了?”

    “没事,随便问问,我还以为你去了华盛顿两年改变了原来的个姓,还是自己民族好。”

    梓紫松了一口气,突然怕他再提一些‘要命’的问题,就咬咬牙,挪着身子主动靠近了,她是看出来了,自己跑不了,迟早也得走这一步,就算是为了‘工作’也得选这条路走。

    处子幽香可闻,就近在咫尺,唐生把靠过来的梓紫轻揽着,她颤声道:“你轻点弄我。”

    梓紫睡裙下也没有戴妞妞罩,秀挺的两座峰峦还是相当给力的,她半仰着发烫的俏脸,呼吸都无比沉重,酥挺的秀胸剧烈的起伏,唐生一手搂她,一手盖住她的右峰收束五指。

    有如触了电一样,酥麻电流瞬间迸发,梓紫的呼吸也为之一窒,嘴张的老大,在唐生五指收紧时,在她感受到那种奇妙的压迫和憋涨时,才嘤咛一声,伸双臂盘住了他的脖子。

    两个人的唇在急促的呼吸中贴在一起,唐生轻吮她的唇瓣,那腻柔温软的唇的确叫人血脉贲涨,梓紫也热烈的反应着,反唆着他的唇,丁香暗渡,卷起了狂潮的前奏,天地旋转了。

    其实早就能拿下这梓紫的,但唐生一直没那么做,现在想想,要是那么做了,就不是一个‘小蛮’了,也是荣梓紫的纯处保护了她,对于cia秘谍来说,纯处有纯处有利用价值,有人说特工有**式的变态训练,但是那要分情况的,每一个阶段或眼下要执行的任务是什么都有特别的针对姓,为了更隐蔽和成功的进行计划,好多优势的利用人家绝不会放过。

    就说梓紫的纯处,这就是取得目标信任的一种绝大优势,或许这次任务完成,她成长之后就又不同,或许下一个任务会是纯情诱也难说,可惜的是梓紫没有下一次了,就这一次。

    而小蛮,她需要接受什么变态训练吗?做为cia唯一的纳米特工,她的存在就是一个极品的杀戮收割生命的超人,她那一身变态的装备随时随地都能办任何事,需要劈开腿去色诱接近再下手吗?除非cia总部的人脑袋都灌进了地沟油才会浪费‘纳米特工’去搞色诱。

    真正需要搞色诱的话,也不会叫纳米特工去的,太浪费,比她更有经验的色谍多的是。

    从梓紫笨拙的唇技来看,她就是个纯纯的女孩儿,那手抖的,捏住喀秋莎时如遭雷殛一般又扔开了,这是什么玩意儿?热狗吗?太臃肿了吧?心里却清楚,这是唐生的喀秋莎。

    “天呐,唐生,你、你又吃胖了啊?”她不知道唐生被于秀珏给扩了口径,竟说胖了?

    唐生嗯了一声,把梓紫的娇躯翻转,头与脚的调位吧,他居高临下,摆出了六九之姿,只是他在上,梓紫在下,胖了的热狗就这样交给了梓紫,“紫,我倒提你吧?”唐生说着,勾搂住了梓紫的纤腰就把她抱了起来,这个姿式很坑爹,梓紫头朝下的,双腿却在上。

    立式的六九,男正女反,除非女的能把男的这么扛起来就是‘女正男反’了,梓紫轻声尖叫了,唐生却开始工作了,她呜咽了两声,也是一臂搂着他的粗腰,一手扶住了喀秋莎。

    因为是第一次,唐生要给梓紫加深印象,所以在前奏中就浪费了一个多小时,手口攻势下就把梓紫彻底整软了,实际上是把他的技巧和温柔之爱表达的淋漓尽致,务要征服其心。

    当喀秋莎入港时,梓紫还是疼的流泪了,但她紧咬着牙关没哼没叫,默默的忍了,唐生的动作极度温柔,开荒的牛不好做,怕把美女弄疼了,而且极力克制下以半韧状态进入的。

    这样的话梓紫就少遭了不少罪,也彻底的感觉到了唐生的柔爱,从进入至潜伏,这个过程就长达二十多分钟,是叫梓紫去适应,所以唐生基本没怎么动,后来是梓紫自己先动的。

    又破了一嫩瓜,有血,也用准备好的纸巾擦掉了,后半夜二点多他们一起泡入了浴缸。

    唐生不会轻易放过梓紫,浴缸里就有了第二次,仍是温柔至极的对待,毕竟是新瓜啊。

    清晨,梓紫睁开眼时,发现唐生没在了,她也和众多女人遭遇一样,后来在浴缸里被灌了一喉咙,这应该算是唐后宫的特殊‘洗礼’吧,没一个是例外的,统统的经历这道手绪。

    上午,唐生、唐瑾、王涵去了西政,梓紫去不了啦,在别墅睡觉呢,至少要缓一天的。

    王涵不知道情况,还傻乎乎的问唐瑾,梓紫怎么不来上学?唐瑾撇嘴,“不听话,被暴君修理一顿,你也小心点吧,某暴君是女人克星,会整的人半死的,梓紫就是你前车之鉴。”

    王涵这才反应过来,啐了一口,都不敢看唐生,他却哈哈大笑,“谁说?我很温柔的。”

    上午学校就宣布放假了,离除夕也就剩下十天左右了,有外地的学生,都要回家过年的,唐生他们一共就来了三天,基本也没入过课堂就放假了,唐瑾却道:“真好,回家过年喽。”

    这话叫王涵有点落漠,她都两年没回过家了,这时楚楚的瞅唐生,那意思是你叫我回吗?

    趁唐瑾不注意,唐生在王涵耳边轻声道:“今儿晚上该你受罚了,你同意,过年就回家。”

    王涵又惊又喜,惊的是我这一天也来了,喜的是有些恩怨在自己身上丢开了,好象觉得一身轻松,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和唐生一起,听的事也多了,对唐生也更了解了,一点不觉得他坏了,除了对女人那啥之外,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令人佩服,自己家人谁比他做的更好?

    临近中午时,唐生和杨飙、苏畅又见了一面,苏畅说,“我姐让我和你说一声谢谢。”

    “谢什么?互相帮助嘛,学校要放假了,我们这两天也要回老家去,过了年再见了。”

    杨飙点点头,“行,走之前打一招呼,我和小畅去送你们,对了,那个赌姐没找你?”

    “嘿……她找我干毛啊?四十几的老妖了,我上猪也不能上她啊,别替我担心,哈!”

    “那倒是,不过那女人很有本事的,你反正小心点,给她盯上了不是好事,赶紧回家吧。”

    唐生笑了笑,目送他们离开后自己才走,唐瑾王涵则有婉香接的,唐生假装不认识她们,在校外上了罗小虎的车才回欧域别墅去,蓉女却打来电话,说明天要过来,唐生想了想,“别来了,蓉儿,回京吧,我这两天也准备回去,情况基本证实,与某个司法系统的官有关,也不是一天半天能解决的,过了年再说了,我们是宾,地方人是主,有个汪副局长,很不错的,辽省那边调来的,铁腕英模,到时候你在旁助推一把,摘掉一颗毒瘤也不是什么难事的。”

    就这样,蓉女取消了山城之行,转道回京准备过年了,魔都神东总部诸女也在准备。

    下午也没去学校了,放假了,他们也没啥牵挂,唐生就瞅了个机会去调戏王涵了。

    王涵如遇恶狼一般吓得跑入唐瑾房去再不回来了,唐生‘狞’笑,你你晚上能跑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