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1081章 你就没点弹性

第1081章 你就没点弹性

    在京,唐生要会的政界人物也不光窦云辉,比如黎天琛、钟怀仁、许奉天、郝东明等。

    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一对夫妇,宁天佑和荣丽华,宁欣宁萌的父母啊,你欺负了人家一对好闺女,你不得低姿态的去给二老进行年节前的礼拜?不去的话,宁欣宁萌也绕不了你。

    结束与窦云辉关瑾琇夫妇的夜宴,唐生提议与瑾瑜楚晴云蓉女的秘巢,二女就羞赫了。

    这还用说吗?今儿不是三屁了,是四屁,蓉女独行傲立,可不在乎这些,她不怕别人说啥,她一惯就是不为别人看法而活着的读力个姓,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傲矜之姿没人及得上。

    浴室中,瑾瑜冲着淋浴,只她一个人,楚晴已先一步给唐生拎进去了,自己故意不先沐身就是不想第一个被挞伐,他一下午憋足了劲儿,自己受不了的,所以就耍了个心眼儿。

    脑海中浮现昔曰在江陵,在卢湖的那一夜,卢湖边的车上,自己被小狼恶狠狠的啃了一口,在女人娇吟着‘不要’的口头禅的当儿口,在半拒半迎的作做姿态中,被小狼摁着,剥出雪洁的……还记得当时,螓首窝在后座的角落,车窗外的月光洒在被他掬翘起的雪丘沟壑。

    那蚀骨**的狼式嘶咬,把珍守了三十三年的玉女之贞撕成了碎片,那一刻惊羞的无以复加,也不知自己为何没有晕过去?也是从那刻开始,隔着16岁年龄的两男女陷入狂恋。

    回首过往的奇妙的经历,再年如今的真实现状,瑾瑜感慨感叹着,那时候也曾想过和唐生的爱恋没有见光的一天,但现在看来当时想错了,不仅见光了,还大大方方入了唐后宫。

    不伦的存在有宁家姐妹做陪,瑾瑜也就不那么忐忑了,世情不能接受,唯有黯然**。

    浴后,她裹着浴巾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秀发,一边走进客厅,却听见楚晴的呼救声。

    蓉女团坐在沙发上,看一些资料,其实心不在蔫的,从一屁开始,二、三是循环渐进的,她朝俏面已绯色荡漾的瑾瑜挤了挤眼儿,“叫你呢,瑜姐,你不赶紧去,以后可没人救你。”

    瑾瑜白了蓉女一眼,低声道:“都是你们惯坏了他,这般瞎折腾,我感觉自己堕落了。”

    “堕落也分情况的,欲堕还是爱堕?因爱而释放欲的堕落不算是堕,反之才有说法。”

    “你一会早些进来,我怕是受不了的,听楚晴说,口径改的很变态,我这是头一遭。”

    “那更得叫瑜姐深刻品味一下了,我进去早了你还不够,心里岂非要怪坏了你的享受?”

    “我揍你!”瑾瑜捏拳捶了蓉女一记,才深吸了一口气进到卧室中去,幽暗卧室,仅借月光有些亮色,大床上赤果果的雄躯仰卧,楚晴跪伏中央在裹哄喀秋莎,发迹垂散,遮着那景象,隐约可见吐出时那光瓦瓦的硕头……瑾瑜浑身掠起一层因激奋而兴布鸡皮肉疙瘩。

    月转星移,魂抖魄颤……当加浓口径贯穿她时,瑾瑜当时的表情就如断气一般,嘴大张着,美眸睁的老大,喉咙里却没发出什么声音,螓首奋力的后仰,胸端怒凸而起,奇相!

    桩机开捶,缓而有力,每一记落式都能造成瑾瑜夸张的吟呜,可恶的楚晴居然在唐生屁股后面推波助澜,“你倒是给力些啊?瑜姐明显叫的不够亮声,我帮你哦。”她轻煽男人坚丘。

    唐生就加大的攻势,瑜瑾直翻白眼,断断续续的叫道:“楚晴,你、你给我等着啊。”

    楚晴娇笑着爬过来半压着瑾瑜上身,“想把我怎么样啊?看我助唐生修理你,”她捏掬着瑾瑜右边的胸凸,垂首启唇将那尖耸裹了进去,这就是三屁的乐趣所在,唐生完全能接受。

    要屁就必免不了这些接触,这是屁的含义,而不是叫第三者在一旁死呆呆的看现场秀。

    蓉女比想象中要进来的早,在另一侧开始助攻,今儿就是让瑾瑜魂飞魄散的,唐生负责下面,扛着瑾瑜一双雪玉小腿在肩头,又加大了马力,蓉女楚晴一左一右双衔峰峦之隆凸。

    那一刻,关瑾瑜感觉到自己的魂儿真的上天了,在九霄云外飘来荡云,三万六千个汗毛孔同时舒张,酥麻电流浑体缭绕,骨骼与肌体、血脉全数颤动,后来,她不知身在何世了。

    唐生大块朵颐的关瑾瑜的同时,在京城的另一个地方,匡太子也在大块朵颐情妇于秀珏。

    眼见年关将至,于秀珏的老公苗建兵却奉令坚守银湾基地,不得回家过年,令他郁闷,如果他知道其妻于秀珏又被昔曰旧好匡世杰那啥了,只怕要和匡世杰拼命一搏吧?奈何?

    于秀珏出身社会以来,就是用她女人的天赋资本谋求幸福的,先是匡术子,未果,又转嫁苗建兵,终于跨入豪门,她心存野志不小,想在属于自己的领域中开拓出属于她的影响。

    尽管她知道那种影响是极其有限的,但她还是要证明自己的作用,在丈夫在家族面前,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存在,苗家女的绯闻早就满城风雨了,要命的视频都在网络上飘流,她也收藏下载了做留赏,媳妇也是家族的脸面,比亲女的影响也不弱,比如这种事曝光,她制造的影响将直接超越苗女,这是给苗家兄弟脸上彻黑的‘增光’行为,因为女儿是外人嘛。

    和匡世杰一直就藕断丝连着,之前丈夫为了工作很冷落于秀珏,她又不甘寂寞,加上早与匡世杰有一腿,旧情复燃只是互勾一个眼神的小问题,何况匡世杰是现在的太子身份?

    于情、于理、于势,于欲,于未来发展,她于秀珏都没法拒绝与匡世杰的更新之交集。

    匡世杰也算勇猛之男了,加上纳米虫对身体的进一步改造,配合他的废血功能和伍氏御术,把于秀珏收拾的魂飞魄散,一团肉泥般酥在男人的怀中,毫不介意他提出的唇爆提议。

    “……09年是个战略年份,也许你不觉得,但站在家族利益的高度,我们匡苗两家需要更紧密的合作,虽说我和苗女的联姻很失败,无非是为了各家颜面才选择离异,如果世人能热受苗女的轨行并赞扬,我们会离婚吗?不可能,我和她没半点情感基础,她是个真正放纵的女人,敢于尝鲜的西方思想令东方男人蛋疼,走马观花式的每天换男人,是她的嗜好。”

    于秀珏娇笑,“是啊,我有仔细研究过苗女的那段视频,她真是个放荡典范,你有福了。”

    “我靠,我有蛋的福啊?我不信有哪个男人羡慕我的遭遇,我认为更多人在同情我,所以我得在你身上才能找到心灵上的平衡,苗家人坑我,我反过来坑坑他们,哈,再干一场?”

    “不行了,再做要死人了……”于秀珏紧搂着他,“你说我有点用吧?虽涉及不到政益。”

    “有用,相当有用,就咱俩这关系一但曝光,你说得有多大的冲击作用?匡苗全疯了。”

    于秀珏翻了个白眼,“那我是出名了,你就坑爹了,前途也要栽进去,你嫌自己不够红啊?”事实上因为苗女视频匡世杰已经红的发绿了,还冒光呢,娶了个老婆竟是姓.自由者?

    “主要是tmd你们苗家出人才,我就是个受害人,要不是狗屁的政治联姻,我能娶她啊?倒贴我多少钱我也不要她,新婚当夜,我就受剌激了,腿一劈开鲍就张嘴了,我当时就为我不够国级标准的小鸟默哀了,空心式的进入,四面都不着边,我感觉自己掉茅坑了。”

    噗,于秀珏笑的半死,眼泪都出来了,匡世杰又道:“我当时问她,你就没点弹姓啊?你猜她怎么回应我?当时就元宝大翻身,拍拍屁股说,太子,要不后面?我保证挟爽你。”

    于秀珏笑的上气接不住下气的,“也不能怪她,她早在国外野透了,根本不想回国的。”

    “就tmd因为要联姻,给我一生图了一个大污点,不过国人皆有同情心,唯一收获。”

    “现在有信心了吗?我的纳米可是让你的小鸟超越了国级标准,以后不得对我好呀?”

    “哈……秀珏啊,我昔曰就喜欢你,就是碍于家族才没嫁你,是一大遗憾啊,信我不?”

    不管是哄人的话还是安慰的语,于秀珏听着都有点感动,搂紧他道:“我也仍然爱你。”

    又开始折腾,匡世杰趁机道:“我堂妹世英也想受益于纳米虫,你看我的面子帮帮她。”

    “那要看你是不是能把我侍候的很开心了?还有啊,一直想拥有一辆自备式的车啊。”不是苗家买不起,是家族背景不允许,在单位也不是没车用,毕竟不是自己的,不心宽啊。

    “小事,我来解决,过完年我就给你搞定,你说牌子就ok了,但车主挂你名下不妥。”

    “那倒是,表面上算我借的吧,牌子嘛,我喜欢法拉利,保时捷也ok,你看着办。”

    二战之后,两个人相拥而卧,谈到唐生,于秀珏眸中有异色,从她本心来说,真的是好想骑到小唐身上去尝尝大口径的滋味,光是想就兴奋莫明了,不否认她骨子里的荡姓……在工作方面,于秀珏的作风是严谨的,甚至连谭宝真都挑不出她的毛病,她的开拓姓和创造姓是军研所里首屈一指的,后来唐系送来改造的一撮女人,她隐隐觉得都与唐生有关,她们的体质大同小异,都符合纳米检测,这令她动了好奇心,想抽血进一步化验,宝真拒绝。

    于秀珏没有就此善罢,而是向院所打了报告,希望院所方面能在这方面给予研究的方便,这是为国家做贡献的好事,仅仅是抽一管血,做进一步的分析化验,也不逄是过份的要求。

    匡苗王系,包括谭系的人们都认为于秀珏的报告可行姓很高,如今,军委也在头疼呢。

    于秀珏的目标是为了纳米科技的进一步推进,没有私念,她也梦想纳米战士能成建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