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 第596章:主角团,我跟你们不同路(52)

第596章:主角团,我跟你们不同路(52)

    吃过晚饭,路臣逸果然依照约定给钱浅烧了很多洗澡水,那根当做工资的能量棒,他烧过水之后当着李滨的面吃掉了。李滨那幽怨委屈的小眼神,承包了全队整整一晚上的笑点。

    有了很多的热水,钱浅欢乐的将自己从头到脚洗刷的干干净净,又把衣服都洗了一遍,等到都忙完,也差不多是她该值班的时候了。差一刻十一点,钱浅看了看时间决定早点出门去接班。

    哨位有五个,有四个分布在酒店周围,另外一个是设在酒店顶楼的瞭望哨,钱浅这个移动小监控,当然是被安排在瞭望哨的位置。钱浅到达顶楼的时候,祝雨寒正站在瞭望位置尽责地拿着微光夜视仪监视着远方的动静。

    “祝队长,”钱浅一上顶楼就直接招呼祝雨寒:“别看了,歇歇吧,没动静,我看过了。”

    7788的监控是24小时开着,如果有情况它早就嚷嚷起来了,所以钱浅的值守工作一向很省心,她常常是一边看星星一边哼歌的值班,完全没有压力。

    “好!”祝雨寒显然也很是信任钱浅的监控能力,他从善如流的放下了微光夜视仪,趴在楼顶的栏杆上静静望着远处黑暗一片的高尔夫球场。这酒店祝雨寒以前是来过的,这里是著名的旅游度假区,这酒店以前是个高档的高尔夫度假酒店,承办过知名国际赛事,以往球场上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灯光映照下,昂贵的草坪像一张绵密的绿色厚毯,景色还是很美的。然而现在,黑漆漆的球场看起来不知怎么,总是带有几分阴森森的诡异感。

    钱浅学着祝雨寒的样子也趴在栏杆处望着远处黑黢黢的球场,不知怎么突然想起好早以前在进娱乐圈位面之前买过的一首歌。她望着球场,无意识地轻轻哼着熟悉的旋律,脑袋发散思维地想起了自己平静幸福的原生位面。

    还好生在娱乐圈大总裁位面,钱浅带着几分庆幸地想。还好爸爸妈妈不需要为了生存操心,爸爸除了工作,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血脂是不是太高,会不会肚子太大被妈妈嫌弃,会不会头发掉太多显老,配不上美美的妈妈。而爱美的妈妈,脸上新长了一条小细纹对她来说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真是太好了啊!这样琐碎又平常的日子是多少人求也求不到的。

    因为活得平静又幸福,所以才有功夫矫情和自寻烦恼;因为活得平静又幸福,所以才有时间怨天尤人、伤春悲秋。那些闲出来的毛病,现在让钱浅看来都无比珍贵,因为那代表着琐碎平淡的好日子。

    “你哼的那是什么曲子?”沉默许久的祝雨寒突然偏头看向钱浅,带着几分好奇地问道:“好像没听过,曲调怪怪的,很陌生。平时为了缓解压力,小杨几个经常一起唱歌,但我从来没见你跟着唱,还以为你不喜欢。”

    “我倒是想啊,”钱浅无奈地摊摊手:“可他们唱的那些我不会啊!我会唱的他们又不会,实在唱不到一起去。我连你们唱的军歌都不会。”

    “不会?”祝雨寒带着几分稀奇地看着钱浅:“你还是不是年轻人啊?小杨唱的都是传唱度很高的流行歌曲,末世前满大街都能听到,连我都能哼几句,你居然不会?那你会什么?不会是一百年前的老歌调吧?”

    “那倒不至于……”钱浅其实很想说她连一百年前的老歌调都不会唱,这个位面的音乐她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她是真没想到这些大兵平时没事还真有人挺喜欢唱歌的,比如小杨,成天唱个不停,自诩歌神。

    “林杉杉会唱老歌调?稀奇!唱来听听?天天听小杨嚎,都听腻了。”这个时候,闲着无聊提早来值班的路臣逸刚好上了顶楼,他只听见了祝雨寒的下半句,一脸稀奇地凑了过来盯着钱浅。

    “我真的不会唱老歌调……”钱浅一脸黑线有些无语地盯着一副看热闹模样的路臣逸:“我只是看见球场,想起以前听过的一首歌而已……”

    “那唱来听听,”祝雨寒大概也是无聊了,一脸正经的敲边鼓:“还是你其实五音不全啊?没关系,我和臣逸不会笑话你,我们平时被大刘荼毒习惯了。”

    “谁说我跑调!”当过影后的钱串子同学一脸无语地瞪着自己的战友兼队长:“拿我跟大刘比?!想什么呢!!我好歹……”

    ……也是当过演员的人呐……

    “好歹什么,赶紧唱!否则没有说服力!”无聊的路臣逸双手抱胸,也学着钱浅和祝雨寒的样子看着远处黑黢黢的球场:“我其实很好奇黑乎乎的球场能让你想起什么歌。”

    钱浅想起的那支歌《skyfall》其实是一首电影插曲,但与钱浅目前面对的残酷环境却非常应景,她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的应祝雨寒和路臣逸的要求,将这支歌完完整整唱了出来:

    “this is thovy hbles

    we will stand tall

    face it all together

    at skyfall……”

    钱浅的歌唱完了,一旁的路臣逸和祝雨寒半天没说话,这支歌是如此应景,应景到他们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特意为他们而唱的歌。他们就是那一群在分崩离析的世界中努力站立的人,团结在一起面对残酷的末世。

    “林杉杉……”路臣逸的声音有些干涩:“这……这首歌你从哪学来的?你……”

    “嗯,是个电影插曲,但是具体那部电影忘了。”钱浅看了路臣逸一眼,随手抓了个理由搪塞。她能理解路臣逸的感受,这首歌就好像是专门唱给路臣逸、祝雨寒、小杨、大刘等等这些在末世中永不放弃,团结起来努力生存的人一样,真实、残酷,但又充满希望。

    “学渣林杉杉,”祝雨寒含笑看了钱浅一眼,开口说道:“高中一年级就退学的小家伙,外语不错嘛!”

    “我是个小混混,不学两首英文歌怎么装逼啊!”钱浅板着脸胡说八道。

    不过祝雨寒也并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兄弟路臣逸,又看了看脸皮厚厚的龙套君钱串子,突然做出一个决定。

    “过来吃东西。”祝雨寒冲着路臣逸和钱浅招了招手。路臣逸和钱浅两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呆呆地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披萨,但谁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一前一后的坐在祝雨寒的跟前,和他一起徒手捏起披萨大快朵颐。

    “吃完记得毁尸灭迹。”祝雨寒捏着披萨冲路臣逸挑挑眉:“我可喂不起那么多人。这是我给家里人准备的,便宜你们俩了。”

    “放心吧!”路臣逸头也不抬,吃得越发认真迅速。